亚洲城ca88官方网站

刚刚更新: 〔千亿宝贝拐个爹地〕〔诸天星图〕〔本尊你们惹不起〕〔农门小王妃〕〔ca88爹地的幸孕萌〕〔蛊噬诸天〕〔美漫从军团降临开〕〔傅医生的暗恋情书〕〔傲娇爹地找上门〕〔旷世神婿免费手机版〕〔岳风和柳萱亚洲城章〕〔上门赘婿岳风ca88〕〔旷世神婿全部亚洲城〕〔岳风〕〔ca88老公惹不得〕〔窝囊女婿三年被瞧〕〔王者荣耀之男神笑〕〔清除手机版计划书〕〔天才命师〕〔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长春登录      亚洲城亚洲城      搜索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第40章 第亚洲城章
    精彩手机版·尽在·无名()

    白泷最终没有能从方生那里得到答案。

    在她问到最重要的问题之后, 对方只是深藏功与名的一笑,就岔开了话题。

    白泷虽然满头问号, 但是她本来也没想着血声珠能帮上她的忙, 于是以为他也不知道。便单纯的将他当成了一个发泄的树洞。

    在发泄完之后,白泷的心情瞬间舒畅。

    算了,不想了。

    说不定师尊只是今晚如此,明天就好了呢。

    白泷安慰着自己。

    这样想着, 在将包子装进乾坤袋里后,她准备切断与血声珠之间的联系。

    方生此时还因为今天的交流而心情美妙不已。

    这会儿听见龙日天说要去睡了,不由主动说了声晚安。

    这个小傻瓜, 还不知道自己马甲掉了呢。

    当然这也是跟个傻子做对手的乐趣。

    白泷心底怜惜着, 手上却没有手软,在告别之后,就果断的切断了声音, 将血声珠扔进了乾坤袋里。

    因为还不知自己看的《话术成功学》也是方生写的,白泷此时还满心以为自己赢了,心情十分愉悦。

    甚至比来时步伐还要更轻松些。

    ……

    一炷香后。

    白泷在吃饱了之后,眉眼放松的拿着包子回去。

    从厨房到孤山的路程并不短。

    在白泷回去的路上,月色渐渐隐下,黑雾在不知道的时候笼罩了夜空。

    那团黑雾笼罩在树荫之下, 张牙舞爪仿若狰狞恶鬼一样,时不时的露出一些端倪。

    随着唰唰的树声。啪嗒一下, 有东西落了下来。与此同时, 一条狰狞暗影迅速从白泷头顶袭下。

    随着那暗影渐渐接近, 才看清是一只黑色的猛厉鬼手。

    那鬼手上散发着焦黑的戾气。一瞬间随着黑气弥漫,露出了其中的森森白骨。

    这一击若是落在人身上,必定必死无疑。

    若是此时有人看见这靠近的鬼手,一定会吓的呆立当场。

    但是白泷走的很缓慢,完全没有发觉。只是在感受到滴答一下之后,以为是下雨了。

    她停下了脚步。

    “唰”的一下,拿出了伞撑开头顶上的雨珠。

    正好伸出去被弹开的鬼手:……

    树叶被风吹大的声音越来越大,几乎已经到了风声灌耳的地步。随着白泷撑开伞,那声音停滞了一瞬。

    小径边的树影又张牙舞爪的更加张狂了。

    白泷目不斜视。

    只一心撑着伞往前走。

    除非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要不在走路的时候,白泷一直是一条很专心的龙。

    一路上,她穿过丛丛树影。

    哪里有雨声,她就把伞移到哪里。

    特别正常。

    鬼手:……

    他还就不信了!

    他深吸了口气。

    这一次眼中闪过了一丝阴毒。

    即使这就是那个能叫裘云神不知鬼不觉消失的太清宗弟子,但离鬼却依旧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他自认修为比影魔更高,自然不相信自己堂堂一峰之主竟然治不了一个踏门期的人修。

    ——此刻化为鬼手的正是魔域会员峰之一亚洲城一峰的峰主离鬼。

    而他找上白泷的原因,就是影魔裘云。

    魔域这次来太清宗的并不只是裘云一个,只是他是最早过来刺探情报的。本来众人以为以影魔的能力,应该很快就能摸清太清宗的情况。

    在影魔回来后,他们便可根据妖兽大考的时间来进行布置。

    本就是计划很紧凑,迫在眉睫的事情。

    离鬼自然着急。

    他一直在太清宗山门前等着,可是除了看见一个皮毛黑白的染色妖兽之外,什么都没见到。

    影魔进去都有好几天了,不仅一个消息都没传出来,而且人还失踪了?

    离鬼等的焦急。

    心中怀疑是否是影魔叛变,便联络了充当中间人的魔域的另一峰主。

    然而传音符刚响起,他刚准备问影魔,两个字一出口,就被迎头喷了一顿。

    “你不要和老子再提这个娘娘腔的名字!”

    “他爱干什么干什么!”

    他话还没说完,传音符就断了。

    离鬼:……?

    他被这两个蠢货气的面色扭曲。

    苦等了一天一夜没有踪影之后,只能亲自上山来找。

    离鬼一到太清宗,就听见了什么柔弱小师妹智斗魔道大佬的传言,说什么影魔为爱肛裂,痴心苦爱小师妹各种乱七八糟的。

    离鬼额头跳了跳,费劲所有脑子,才从其中挑选出了重点信息。

    影魔他栽了。

    被一个刚到踏门期的女修给害了,现在正生死不知。

    在这种时候,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人。

    孤山晏拂光座下的三弟子白泷。

    为了得到影魔的消息,离鬼不得不埋伏在她回孤山必经的路上。

    ……

    之前伸出去的手被挡住。

    那魔焰顿了一下,蓝色的鬼火幽幽闪动熄灭。

    离鬼眯了眯眼,看向白泷后背。

    他屏住呼吸用本体鬼手来活动了两下,算着后背能叫人立即昏迷的穴位,眼中闪烁着精光。

    白泷正走着,感受到一阵阴风袭来。

    鞋子上似乎有什么有什么异物感。

    她低下头去一看,竟然是一只小蜘蛛。

    眼看着身后的鬼手就要袭来了。

    白泷犹豫了一下,弯腰将蜘蛛拨开。

    离鬼又抓了一个空。

    他面色这时候已经难看的不像话。

    难道对方发现他了?

    可是他看向白泷拨开蜘蛛后悠然自得的背影,又看着不像啊。

    离鬼眼中闪了闪,眼见着白泷要走出这条小径,也不再隐藏。

    他身上鬼火燃烧了起来。

    顺着落雨的泥土渗下,慢慢溢出血来。

    从外人的角度看,就是白泷走在一条满是鲜血的路上。

    但是白泷硬生生的却是走出了红地毯的气势。

    目不斜视,就是不往下面看。

    “你头上有花吗?”

    离鬼终于忍不住咬牙切齿。

    白泷乍然间听见声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头发特别顺滑的不知魔物正一只手扒拉着白绫转过头来看着她。

    这人长的真的是鬼斧神工。

    字面意思的那种。

    就像是有人拿斧头在脸上砍了一斧头。

    但是又奇异的有种诡异的美感。

    见白泷直直的看着他,离鬼脸上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不必害怕,不久之后你就会变成和我一个样子。”

    他说着说着,为了突出恐怖效果,还用一个十分奇特的姿势扭断了自己的脖子。

    白泷:……

    这人有病吧。

    还要你变?

    “你以为我不会扭脖子吗?”

    大家都是修士,说的谁不会一样。

    白泷正准备来给他也扭一个。

    正当她刚准备动手的时候,忽然天上阴云一层一层的变成了血红色。

    本就被遮挡的月亮彻底消失不见。

    随着泥土中渗出鲜血来,周围的一切景象都变了,白泷一抬头,一下子就被拉入了一个幻境之中。

    耳边阴风怒号。

    树影变成了鬼头。

    血月当空,周围摇曳的花丛中也伸出了一只只断手。就连白泷刚才拂去的蜘蛛。转瞬之间,亦是被鬼化。

    分明还是在原地,但是只是一瞬间,一切就都变了。

    咦,这又是什么能力?

    “有人吗?”

    白泷试探着说了句话,却发现自己突然发不了声了。

    “这是离鬼以自身为介,所创造的一个鬼蜮。这里一切都被离鬼控制,除非破蜮而出,否则一切都是无用,反倒还会招来邪祟。”

    白泷眨了眨眼,回过头去就看见一身月白僧衣的迦离圣僧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

    他手中还拿着念珠。

    此时神色严肃的指着唇,微微摇了摇头。

    白泷这才意识到,刚才圣僧是用灵力传音给她的。

    她试着张了张嘴,第二次还是无法之后。

    才再次看向圣僧。

    说实话,在这种时候,走在了路上刚和魔族打完招呼被拉进鬼蜮,转头却又碰上圣僧。

    是人都觉得有些不对。

    白泷虽然不是人,但是也觉得不对。

    即使面前的迦离圣僧面上清然无垢,看着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但白泷还是眼睛眨都不眨的一个劲的盯着他看。

    迦离似乎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微微摇了摇头。

    “小白施主不必恐慌,在你面前的不是我真身,只是一缕神魂而已。”

    他几日前就曾在太清宗山外寻到过魔族的痕迹。这几日也查到除影魔之外,还有一些魔族也藏在山上,早就预料到今日的事。

    无鼎寺除魔多年。

    对付这些魔族自是也有办法。

    在离鬼出现的刹那,远在客房打坐的迦离就已经察觉到了。

    他眸光闪了闪,分出了一缕神魂,便跟着追到了离鬼。

    于是便有了白泷看到的迦离圣僧一起进入鬼蜮的场景。

    但是即便是这样说,白泷还是有些不信任。

    万一这是那只刚才恐吓她的魔族变出来的呢?

    听说这些魔最擅长玩弄人心了。

    为了以防万一,阴谋论的白泷皱了皱眉,也学着他的样子,在心底传音。

    当时在场的只有他们三个人。

    白泷很自信,这个暗号如果迦离知道,那他就是真的。

    于是在圣僧抬眼看着她时,她微微抿了抿唇,小声传音:“蛤蟆功?”

    这三个字一出。

    即使是在鬼蜮这种冷飕飕的地方,空气依旧沉默了下来。

    迦离圣僧捻弄着佛珠的手微微顿了顿,眉头皱了起来,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

    面前的圣僧果真是魔族变的?

    白泷后退了一步,刚准备拔腿就跑。

    结果过下一刻,腿就被人抓住了。

    白泷:……

    这鬼手也太扫兴了吧。

    她低下头,就见那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鬼手像是抓到战利品一样,狠狠地抓住她。

    鬼手和人不一样,那手的最中间还还长了道眼睛,看着格外瘆人。

    因为抓到白泷,它掌心中露出的缝隙中闪过一丝得意。

    仿佛已经见到了白泷化作血水的样子。

    然而它还没来得及用力,眼底狰狞的笑意就僵住,仿佛被抓住脖子的鸡一样,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白泷手腕上银色的道线若隐若现。

    一道亮光之后,那只鬼手一下子就被震的掉落。

    不知是否是被灼伤,那鬼手上血淋淋的,不停颤抖着。

    像是怕极了什么,迅速之间,又快速没入了血土之中沸涌翻腾。

    迦离眼神一凛,一道佛光打过去。

    那片吐着泡泡的血土终于安静了下来。

    白泷揉了揉被抓的有些疼的小腿。

    见面前多了一道白色的阴影,刚准备跳着躲闪,就听见了一道叹息。

    她抬起头来,暗自警惕。

    迦离眼中无奈。在白泷坚持的目光下,还是艰难的说出了那句叫他难以启齿的暗号。

    “春宫图。”

    是圣僧!

    白泷眼中乍然惊喜。

    穿着月白僧衣的僧人被她眼中清澈欣喜望着。

    心中顿了顿,一时之间那说出戒言的自弃竟散了几分。

    迦离圣僧抿了抿唇,在小白龙拉住他衣袖的时候,轻轻敛下眼底的情绪。

    “小白施主先等等。”

    “这鬼手中或许有毒。”

    一炷香后。

    在迦离用灵力清了一片干净的地方后,白泷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轻轻将衣裙拉了起来。

    她肌肤很白。

    此时因为应敌,小龙角悄悄冒了出来,正软软的竖着。

    随着迦离目光下移,就露出了一片凝雪般的肌肤,上面赫然有一个紫色的手印。

    青紫与雪白交错,流露出一种莫名心悸的孱弱。

    能轻易激起人的保护欲和……破坏欲。

    迦离眼皮一跳,闭上眼。

    声音低哑,道了声:“得罪了。”

    ……

    另一边,晏拂光本来准备回去,结果却忽然感受到心中一悸。

    这是……道线?

    那道线与晏拂光息息相连,一有风吹草动便能感受得到。

    在被魔气侵蚀挡住一击的瞬间,心悸感就传来了。

    小白有危险?

    晏拂光面色严峻,霍然睁开眼。

    w</p></p>
上一页      关注亚洲城      下一页
热门亚洲城: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手机版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亚洲城亚洲城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武谪仙〕〔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伏天氏〕〔剑来〕〔玩家凶猛〕〔黎明之剑〕〔烂柯棋缘
  sitemap
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888官方网站88tp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