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官方网站

刚刚更新: 〔千亿宝贝拐个爹地〕〔诸天星图〕〔本尊你们惹不起〕〔农门小王妃〕〔ca88爹地的幸孕萌〕〔蛊噬诸天〕〔美漫从军团降临开〕〔傅医生的暗恋情书〕〔傲娇爹地找上门〕〔旷世神婿免费手机版〕〔岳风和柳萱亚洲城章〕〔上门赘婿岳风ca88〕〔旷世神婿全部亚洲城〕〔岳风〕〔ca88老公惹不得〕〔窝囊女婿三年被瞧〕〔王者荣耀之男神笑〕〔清除手机版计划书〕〔天才命师〕〔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长春登录      亚洲城亚洲城      搜索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第33章 官方网站亚洲城
    精彩手机版·尽在·无名()

    裘云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在众人面前将腿扭正然后走的。

    他深吸了口气。

    在那热心的弟子将椅子搬来的时候, 努力让自己表现的正常一些。

    然后裘云就握紧手, 低下了头。

    “咔嚓”一声, 将腿掰正了。

    手里还拿着椅子的弟子:……目、目瞪口呆。

    还能这样的吗?

    “这、这位师姐你……”他口中结结巴巴, 被吓到似的盯着那两条颤抖着忽然被扭正的腿。

    宛如见了鬼一样。

    虽说修真之人接骨正骨什么的都是寻常事。

    大家打架时只要元神不灭, 一切就都还能修。

    但是……这位师姐也太彪悍了吧。

    居然就这样当众把腿给扭了过来。

    不只是是围观的人, 搬着椅子的手机版心底也留下了深刻的心里阴影。

    裘云:……大惊小怪。

    不过, 这些人他都记住了。

    他们应该祈祷现在他还不想暴露身份。

    要不然一定让他们成为自己影子的养分!

    裘云将腿掰正之后,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看周围的人。

    他眼中阴暗, 挪着还不太适应正常走路的腿, 艰难的一瘸一拐的走了。

    就在裘云的死亡名单上又多了一个人的时候。

    白泷刚刚才和迦离圣僧感慨完,紧接着就收到了师尊的传音符。

    白泷乾坤袋里亮了亮, 她目光移过去, 打开就猜到了是谁。

    “学完了就上山来。”

    晏拂光的声音通过传音符,慵懒的传了出来。

    唉, 她就知道肯定还是要跟师尊汇报的。

    一想到又要见师尊,白泷表情一瞬间就垮了。

    迦离圣僧就在旁边,听见之后, 见她这个样子,捻弄佛珠的手微微顿了顿。

    “是,师尊。”

    白泷在沮丧的回了师尊的话之后,才掐灭了传音符。

    “圣僧也是来找我师尊的吗?”

    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眼睛转了转, 回过头去问。

    迦离圣僧眸光不变, 摇头道:

    “贫僧只是恰好路过,见小白施主一人在这里,有些担心而已。”

    “既然无事,此时拂光真君传唤,那么小白施主就快上去吧。”

    他目光温和,看着白泷时隐隐带了些温柔。

    白泷本来是想认命自己一个去见师尊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迦离圣僧的目光下,她忽然脑子一热,伸手拉住对方衣袖,直接道:“圣僧可否陪我一同上去?”

    见迦离圣僧目露疑惑。

    白泷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我师尊今天要考教我,我有点害怕。”

    “圣僧能不能陪我一起?”

    白泷这个时候就像是小孩子预感到考试前要挨打,便拉上邻居家长辈一起。这样师尊顾忌着面子多少也会轻拿轻放些。

    作为来到太清宗后每天不是受罚就是在受罚路上的魔龙,她已经敏感的从中间察觉到了一些逃避惩罚的诀窍。

    因此临时就决定要拉着迦离圣僧一起。

    白泷手指紧紧攥着迦离圣僧的袈衣。

    目露祈盼的看着迦离。

    像是生怕对方不答应似的,她还眼尾还渐渐红了起来。

    雪肤,乌发,龙角,还有湿糯的眼尾。

    莫名叫迦离想到了那天晚上,小白龙坐在他身上啃咬他手腕的样子。

    对方微凉的手就搭在他腕上,与佛珠仅仅一寸之隔。

    雪白柔软与深色肃穆形成鲜明的对比。

    迦离心中跳了下,像是被烫到一般。

    收紧手,慢慢闭上眼,最终在白泷轻微的摇动袖子时开口道:“好。”

    他这一声有些干涩。

    但是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白泷完全没有察觉到。

    在听到有迦离圣僧陪她去见师尊,自己说不定可以少挨一顿打的时候。白泷整只龙都放松了下来,她收回了拉住对方的手。

    声音高兴:“太好了,谢谢迦离圣僧。”

    “那我们走吧。”

    白泷在前面带路。

    迦离落后了一步,他看了眼自己空荡荡的衣袖,眸光顿了顿,最终却指尖轻轻摩挲,什么也没有说。

    ……

    晏拂光自从听到蛤蟆叫之后就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这回春堂的人到底教了什么?

    里面怎么会传出来蛤蟆叫?

    他拨着葡萄的手停了下,有些失神。

    直到旁边有人提醒才回过神来。

    “拂光真君?”

    前来禀告白泷学习进度的弟子有些诧异抬起头来,就见拂光真君动作停下,眉头皱了起来。

    不由心中有些忐忑。

    难道是他什么话说错了?

    可是白师妹的房间里确实传来的是蛤蟆叫啊。

    李涯特意在门外听了好几遍都确定是自己没有听错。

    他抬头小心看了眼座上面容俊美慵懒的男人,心中小心翼翼。

    直到手中葡萄汁水沾了指尖。晏拂光在感受到一阵凉意之后,回过神来,微微摆了摆手。

    “本座知道了。”

    “你先下去吧。”

    李涯听见这句话才算是松了口气。

    “是,真君。”

    他连忙躬身退下。

    但却没想到刚一出去,就和要进来的白师妹撞在了一起。

    白泷在这里看到李涯的时候也有些惊讶,不过想到他是师尊派来监督自己学习的,这样一想也就明白了。

    作为一只十分大度的龙。

    白泷对于汇报秘密打小报告的手机版其实没有什么感觉。

    她微微点了点头后,便让开了身体。

    李涯这才注意到白师妹身后竟然还有迦离圣僧。

    他迅速遁走的动作顿了顿,又被迫停下来行了一礼。

    “我又不吃人,手机版为何如此害怕?”

    白泷看见这一幕眨了眨眼,有些奇怪。

    李涯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我没有害怕,拂光真君正想着师妹呢,师妹快进去吧。”

    好在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迦离圣僧开口了:“小白,进去吧。”

    白泷回过神来,在那手机版又准备拔脚跑时回头看了眼。

    这才一只脚走进了殿内。

    晏拂光半闭着眼思索着,在听见门外的动静之后回过神来。

    “小白。”

    “师尊,我路上遇见迦离圣僧,所以一起来了。”

    白泷从逃跑的手机版身上收回目光拱手道。

    晏拂光眸光顿了顿,果然见她身后跟着迦离圣僧。

    他原本准备直接问蛤蟆事的话停了下,示意门童去倒茶之后才问。

    “迦离圣僧怎么来了?”

    迦离答应了小白龙帮她,自然不能说是白泷强行拽着他来的。

    在与白泷悄悄眨眼的目光对上之后。

    他顿了顿道:“最近无鼎寺的弟子察觉到五州有魔族活跃迹象。”

    “贫僧担心不久后妖兽教化大考会有魔族来闹事,便想着与拂光真君告与一声。”

    “魔族?”

    晏拂光听到这个名字倒是不诧异。

    魔族一向是五州公敌,这么多年来虽被打回魔域,但是一直蠢蠢欲动,什么时候他们不闻风而来,才是奇怪。

    他慵懒目光顿了顿,在迦离圣僧坐下之后才道。

    “这倒是确实值得注意一番。”

    “多谢圣僧提醒。”

    迦离微微摇了摇头:“拂光真君客气了。”

    “还有一事。”

    “此次妖兽大考教化之事结束之后,贫僧便要回无鼎寺了。”

    “也算是提前与真君辞行。”

    “圣僧你要走了?”

    白泷听到这儿诧异的回过头去。

    不过又一想,迦离圣僧是无鼎寺之人,此次前来只是因为妖兽之事,要走好像也很正常啊。

    她目光看向座上白衣僧人。

    那僧人双目含笑,微微点了点头。

    “小白施主若是有空,以后可以来无鼎寺找贫僧。”

    晏拂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自家养的龙和迦离一副关系很好的样子。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他心底有些不舒服。

    在白泷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直接岔开了话题。

    “今日回春堂的教习你学的怎么样?”

    “可是知道错了?”

    晏拂光端起茶杯。

    白泷这才想起今天来的事情。

    哦,要向师尊汇报感悟。

    白泷原本是准备敷衍几句感悟良多之类的。

    但是今日在见识到那位裘师姐的能力之后却道:“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师尊,要不是你让裘师姐教导我,我还不知道养生之术有这么多的学问。”

    裘师姐?

    晏拂光只是吩咐了底下弟子找个回春堂的女修过去,到底没有注意那人姓什么。

    听见白泷这话,不由抿了抿唇。

    “听起来你受益良多?”

    白泷立马点了点头。

    “是啊。”

    “看到裘师姐那么努力,我要是不学到,良心不安。”

    “哦?”

    “那你房间里传出的蛤蟆叫是怎么回事儿?”

    也不怪晏拂光好奇,实在是……他叫人给白泷思想教育,让她好好修炼,怎么会出现蛤蟆叫?

    蛤蟆叫?

    迦离听到这儿动作顿了顿,想到刚才在上来之前,白泷告诉他的……蛤蟆功。

    果然。

    白泷见他奇怪,开口道:

    “师尊不知道吗?”

    裘师姐是按照教材教我的。

    “那个蛤蟆功的练法就是这样。”

    “要双手趴在地上,腹部发力,然后发出咯咯的声音。”

    “师尊听到的就是蛤蟆声啊。”

    她眼神清澈中透着一丝丝不解。

    晏拂光却听的更加疑惑。

    与迦离对视了一眼,见他也是摇头不解,不由皱起了眉。

    “蛤蟆功?”

    回春堂什么时候创出了一套蛤蟆功?他怎么不知道?

    难道是什么邪功?

    晏拂光眼神冷了一下。

    想到有些弟子追求修为,确实会走火入魔之下干出这些事来,便放下了茶杯。

    “你将那教材拿出来我看看。”

    他神色严肃,白泷见状当然不敢拒绝。

    幸好当时她想着这教材以后还能用到,便装进了乾坤袋里。此时见师尊要看,便拿了出来。

    “既是回春堂所编,应不是什么邪物。”

    迦离勉强安慰了句。

    晏拂光顿了顿,看向迦离圣僧,见对方点头之后,才打开教材。

    这一打开,第一页就是合欢宗。

    晏拂光眉梢跳了跳,迦离圣僧只看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白泷见他们不说话,不由凑上前去。

    “师尊你们看到了吗?”

    “就是这个蛤蟆功。”

    “练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那位师姐连走路都在练呢。”

    晏拂光顺着白泷手指的地方看过去,正好就看到了欢喜禅姿势清晰的绘图。

    他手指轻颤,猛的合上了书。

    “唉?师尊你怎么了?”

    白泷有些诧异。

    “你说这是蛤蟆功?”

    旁边还坐着无鼎寺的圣僧,晏拂光深吸了口气,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小白龙。

    “怎、怎么了?”

    “难道不是吗?”

    白泷也一脸诧异。

    气氛陷入了一片凝滞中。

    安静的叫人不安。

    迦离圣僧紧紧握住佛珠,闭上眼一句话也不说。

    晏拂光只觉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他平生从未遇过如此尴尬的事情。

    而且居然还是在无鼎寺的圣僧在场的时候。

    小白龙还傻傻的看着他,一副不理解师尊为何大惊小怪的样子。

    语出惊人。

    “师尊也练过这蛤蟆功吗?”

    要不然怎么这副表情?

    白泷的潜台词已经出来了。

    很好,很好。

    晏拂光忍住,这是你的关门弟子。

    他这样劝说着自己,终于还是没忍住,一字一句道:“闭嘴!这是春、宫、图!”

    白泷:……

    春、春宫图?

    大殿上更加安静了。

    白泷有一瞬间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

    她抬起头来,就看到师尊正脸色难看的看着她,一副强忍着没有打她的样子。

    而她搬来的救星迦离圣僧,则闭目不语,手上青筋都突出来了。

    白泷顿了顿,口中的话忽然卡住。

    “不、不是师尊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春宫图!”

    大殿上氛围顿时更冷了。

    晏拂光只恨不得回到询问白泷的一刻前,牢牢闭上嘴。

    他深吸了口气回过头去:“迦离圣僧不要误会,刚才只是一个意外。”

    他说到这儿又忍耐了一下。握着茶杯的手收紧,顿了顿道:“小白我回去会好好教育的,惊扰到迦离圣僧是本座的过错。”

    “圣僧还请先回去吧。”

    早在册子打开的时候迦离就闭上眼。

    他手中佛珠迅速滑动着。

    从白泷的角度只能看见圣僧紧抿的唇线还有紧皱的眉头。

    她整个人安静如鸡。

    一句话也不敢说。

    这时候也不敢让圣僧给她求情了。

    迦离终于睁开了眼。

    白衣僧人清明面容之上看不出来什么,好像刚才并没有听见任何事情一样。

    只是站起身来行了一礼,目光在白泷身上看了一眼,顿了顿,转身离开了。

    白泷:……

    完了,她彻底完了。

    “逆徒,滚去抄太清经!”

    随着耳边不复慵懒的怒声,白泷想起了信誓旦旦给自己说蛤蟆功的师姐。

    心底气愤不已。

    气死了,这个心机师姐居然演她?!

    而另一边,瘸着腿好不容易找到一间破烂的空房子的裘云也恨恨的一掌劈碎面前的桌子。

    他居然被一个刚到踏门期的小姑娘给演了?

    真是奇耻大辱!

    裘云劈碎面前的桌子后还不解气。

    艳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阴狠。

    只恨不得将看过他耻辱x型腿的人都给杀了!

    好在最终传音符亮了一瞬间,理智提醒着裘云要克制。

    他接起传音符,就听那边道:“你在太清宗怎么样?”

    “今天有没有再接触到季修?”

    那人想起昨夜影魔信誓旦旦的话,不由问了句。

    “咔嚓”一声,桌子又碎了。

    影魔想起自己不仅浪费了一天时间没有丝毫见到季修,还被人围观了,不由收紧了手。

    阴暗的房间里魔影四起,那头等了半天都听不见回应不由有些奇怪。

    “裘云?”

    裘云深吸了口气。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季修弱点的!”

    送药是吧,很好,明天小树林里,他就让那个无耻的太清宗弟子有去无回!

    正好,手抄到酸软的白泷也是这样想的。

    她本来是好心的真的想要给那位师姐送药的,没想到对方却演她?害她大庭广众之下出丑被师尊罚。

    白泷身为一条反派魔龙,已经很久没有着过别人的道了。

    血声珠除外。

    她正抄的匆忙,乾坤袋里就亮了亮。

    血声珠整整等了一天都不见龙日天有动作,不由有些忐忑。

    他意识到自己是被耍了。

    但是又不甘心承认,心底总像是还抱着那么点儿期待似的。

    然而一等就是一天,龙日天也没再找过他。

    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的方生坐不住了。

    他试探着亮了亮珠子,希望提醒一些龙日天。

    然而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方生的动作没有任何人发现。

    方生:……

    他不甘心,这次带着亮光在乾坤袋里滚了滚,还是没有被人发现。

    终于,方生忍不住了开口了。

    “龙日天,我原谅你的无礼了。”

    “你……”

    “你闭嘴!”

    “别打扰我!”

    方生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白泷要在一晚上时间抄完登录份太清经,这几乎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她双手拿着笔,抄的一阵绝望。

    没想到还要被人打扰。

    在那头方生被凶的一愣一愣的时候,白泷果断给珠子施加了一个禁言法术。

    “等我从小树林回来再处理你。”

    方生:……

    小、树林?

    他脸上微微红了红,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些不自在。然而一张嘴,却发现自己被禁言了。

    方生:……

    妈的,难道我已经不配成为你的对手了吗?

    龙日天你给我说清楚!

    然而他无论怎么折腾都没能说出话来,反而被白泷又加了道法术不能动了。

    方生:无能狂怒!

    第二天中午。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白泷终于抄写完了经书。

    在被师尊检阅之后,她假笑着表示一定会积极认错,吸取这次的教训。

    晏拂光:……

    他此时一看到白泷就想到昨天在迦离圣僧面前的事情,半点不想说话。

    只黑着脸挥了挥手。

    白泷也不在意,从孤山惊云阁出来后,她转头就去了回春堂。

    呵,送药是吗?

    她一定好好送一份好药。

    ……

    白泷一路行云到回春堂,须贺真君正好就坐在门口调药,见到她打了声招呼。

    “是小白啊。”

    “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回春堂?”

    白泷表情正常。

    “药君,我想买些东西,你这儿有没有什么药推荐的?”

    “药啊?”

    须贺真君想了想。

    指着旁边的架子道:“这都是我今天刚做出来的。”

    “名字和功能都在上面,你自己选吧。”

    “好,多谢药君。”

    白泷点了点头,在须贺药君转头继续去配药的时候。

    看向了旁边的架子。

    一炷香时间后,白泷终于选到了一瓶满意的药。

    就是它了!

    一想到那位裘师姐服用这个药的样子,白泷就忍不住眉头舒展。

    演她?

    这世上没有人能在得罪了魔龙之后全身而退。

    她今天就要让对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须贺药君还在配药,是前面的药童替白泷结的账。

    在可爱的白师妹将药品递过来时,药童脸上还是带着笑的,可是随即,他脸上的笑容僵住。

    “白、白师姐确定要这药?”

    那雪白的瓶子上鲜红的写了三个字。

    “——猪刚鬣。”

    这是……须贺师叔调给猪的药?

    好像原来的名字是猪肛裂?

    白泷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多少灵石?”

    ……

    一直到她拿着药出去,药童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恍恍惚惚的想着那瓶叫猪肛裂的药,不知道白师妹买到之后要怎么用。

    他正这样想着。

    又有一个人进来了。

    裘云已经不准备搜魂了。

    他准备今天就叫那只小白龙原地死亡。

    不过……要在太清宗内动手,必不能暴露他魔修的身份才行。

    他皱了皱眉,决定来下毒。

    趁着那乡巴佬来给自己送药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小树林里杀了她。

    裘云进来之后,便在架子上挑来挑去。

    过了很久他终于选中了一瓶药。

    卷猪帘。

    一种能叫野猪立即死去的巨型毒药,一滴下去,猪倒断气,用席子亚洲城就能就地埋骨。

    很适合他。

    裘云眼神亮了亮,这就是他要找的毒药。

    “你好,这个多少灵石?”

    药童本来以为只是普通来买灵药的,没想到一接过来却是卷猪帘。

    他表情古怪了起来。

    怎么今天一个两个的都要买猪药?

    难道太清宗野猪泛滥了吗?

    他表情奇怪都写在了脸上。

    然而刚才进来的裘云却想不到有人在一个时辰之前买了一瓶猪肛裂。

    只以为对方是奇怪他买毒药。

    犹豫了一下后,为了不被怀疑,又编了一个谎言,强行解释了一下。

    到了晚上的时候。

    白泷和裘云都来到了约定的小树林里。

    两人在见面前不约而同的撕掉了瓶子上用毛笔写的标签。

    然后握紧了瓶子,从对面树林里走了出来。

    “裘师姐,我带了一瓶药给你,专治你的腿的。”白泷乖巧开口道。

    “白师妹,好巧,我听说你要给我带药有些过意不去,也特意给你买了一瓶养生的大保健药。”

    裘云皮笑肉不笑。

    两人一见面就十分亲热,完全不像是知道对方演了自己的样子。

    塑料姐妹花的情谊还停留在昨天晚上分别的时候。

    然后,在对方关怀的目光下。

    白泷掏出了自己的猪肛裂。

    裘云掏出了自己的卷猪帘。

    w</p></p>
上一页      关注亚洲城      下一页
热门亚洲城: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手机版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亚洲城亚洲城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武谪仙〕〔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伏天氏〕〔剑来〕〔玩家凶猛〕〔黎明之剑〕〔烂柯棋缘
  sitemap
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888官方网站88tp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