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官方网站

刚刚更新: 〔北境守护神杨辰〕〔万古第一仙宗〕〔夜少的二婚新妻〕〔星际之全能进化〕〔神武霸帝〕〔我真不是老司机〕〔钻石王牌之存在感〕〔农女有田有点闲〕〔仙道长青〕〔南明第一狠人〕〔都市沉浮〕〔女神的上门狂婿陈〕〔都市风云〕〔七零旺家俏娘亲〕〔职场沉浮录〕〔绝世兵王〕〔一世高手俏千金〕〔兵锋〕〔高龄巨星〕〔我靠和霍少恋爱续
长春登录      亚洲城亚洲城      搜索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第27章 亚洲城手机版
    精彩手机版·尽在·无名()

    外面的雨还在噼里啪啦的下着。

    顾春陵手中灵器一闪, 便替这些考试的妖兽们搭起了一个防护的古亭。

    亭台深檐将瓢泼大雨都遮挡了个干净, 大家总算不用再手忙脚乱了。

    就在排除外界困扰后, 妖兽们又开始专心考试的时候。

    坐在角落里的滚滚伸出熊掌捂住嘴, 一不小心哭出了声。

    这声音并不小, 尤其是在满堂寂静的只剩下竹笔刷刷的声音中。

    食铁兽的声音, 就更显得明显。

    顾春陵回过头去, 就看见一只连眼圈都是黑的的熊哭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了?

    他皱了皱眉,有些迟疑。

    白泷从惊天大雨中回过神,就听见了滚滚的哭声。

    他捂住嘴巴, 过了很久才道:

    “我的字呢?我分明是写完了的啊。”

    他熊掌颤抖着, 圆滚滚的身子一颤一颤的,抬起头时, 黑白分明的眼睛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而手中竹笔上的名字却分外显眼。

    ——晴雨笔。

    白泷眼皮一跳。

    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她昨天给滚滚笔的时候好、好像给错了。

    她是离开水牢之后才想起来的,但是那时候给都已经给了, 白泷也懒得再换。

    而且她当时也以为今天不会下雨,所以就忘了。

    直到刚才也没想起来。

    滚滚从来没有哭的那么大声过。

    他辛辛苦苦写了很久的字。

    写的熊掌都痛了的字,消失了。

    众目睽睽之下, 滚滚愤怒的一拳砸在了石桌上,却忍不住那一滴滴晶莹的眼泪。

    旁边被他嘲笑过的妖兽大哥抬起头来,刚准备不耐烦的问他又怎么了?

    结果看到食铁兽空白扭曲的卷子后,忽然没忍住笑出了声。

    滚滚:……

    他更加忍不住了!

    原本安静的水牢考场瞬间热闹了起来, 顾春陵额头跳了跳, 意识到这样不行。在与迦离圣僧对视一眼后, 便见一个佛印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亭子上方,将原本纷乱的秩序定住。

    迦离圣僧淡淡颔首道:“考试继续,不得喧闹。”

    他声音严肃,现场的氛围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只有滚滚一只熊哭完后,弱弱的举手:“可是我怎么办啊?”

    顾春陵刚准备说什么,白泷就可怜兮兮的拉了拉手机版的衣袖:“手机版,那支笔是我给他的。这是场意外。”

    “我、我当时没想到这晴雨笔会有这种功效……”

    一龙一熊的目光同时盯着他。

    顾春陵顿了顿,有些为难。

    其实这也算是场考场意外,如果主事之人是他,那他自然便顺了白师妹的意思,只是如今这里还有无鼎寺的圣僧。

    这样做的话……

    他刚有些犹豫。

    就见白泷已经望向了迦离圣僧。

    迦离捻弄着佛珠的手微微顿了顿,他抬起头来。就看到那条小龙又在讨好人了。

    两人对视了很久。

    白泷就那样软软的看着他,将心底的意思表现的很明显。

    但是迦离却不为所动。

    规矩就是规矩,若是因为一个意外,这么容易就打破的话,并不公平。

    他抿唇不语,清隽宁远的面容上露出了不赞同的神色。

    然后下一刻,白泷头上的小龙角就塌了下来。

    一副有些低落的样子。

    白泷是真的能体会到滚滚撕心裂肺的痛。

    所以才出声的。

    毕竟如果是她的话……她原地狂怒的心都有了。

    “真的,不能再一次机会吗?”

    她微微有些心堵。

    迦离圣僧目光顿了顿,手中动作还是慢了些。

    白泷立马跑过去拉住他的袈裟。

    “圣僧,就最后一次机会!”

    她额头上雪白的小角软软的在迦离面前晃着,声音又充满着祈求。

    很难不叫人心软。

    更何况白泷是为了朋友。

    赤子之心,总归是能打动人心的。

    迦离原本坚定的态度微微退却了些。

    在白泷长久得不到答案,眼神渐渐失望时,却叹了口气。

    白泷原以为还会得到拒绝的答案,没想到迦离圣僧最终松口了:

    “罢了,明日安排他单独补考吧。”

    “只是……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他清透的眼神看了眼白泷,便见对方连忙点头。

    “多谢圣僧。”

    一旁无事大手机版,有事就圣僧的顾春陵看着这一幕,不由无奈摇了摇头。

    最终,卷子变空白的滚滚被安排了重考。

    两人含泪望了眼,白泷叹了口气:“这次是我对不住你。”

    滚滚本来是很伤心的,但见小白有些内疚,不由立刻道:“没关系,都怪这天,你也不知道今天会下雨!”

    白泷:……

    其实我应该想到的。

    说多了都是泪。

    看来血声宗之所以是个邪教是有理由的。

    而上当受骗进了传销组织的那些人,也是真的存在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信了方生的邪。

    不过好在,还有一次机会。

    白泷握着滚滚毛茸茸的手掌道:“没事,我们复习过的。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明天一定能考过的。”

    滚滚点了点头,很努力的叫自己不要再想刚才的卷子。

    但是在白泷松手的时候,还是停下了自己憨厚的背影,忍不住回过头来道:“小白,下次不要再送我东西了。”

    他顿了顿,语重心长:“我受不住。”

    ……

    远在孤山上的晏拂光本来也是看着这一场考试的。

    在看到白泷对这只妖兽如此关注的时候,他之前还不悦了一夜,想着这次考试之后,便将这妖兽送到别的宗门去。

    以免耽误小白修炼。

    晏拂光这样想着时,目光转向了铜镜。

    谁知道就看到了天降暴雨,卷子消失的一幕。

    他动作微微停住。

    晏拂光此刻再见到食铁兽凄惨的样子,不由抿了抿唇。

    他俊美的面容上眉头松下,装模作样的想要忍一忍,一时之间没忍住。

    ——就笑出了声。

    也幸好此时大殿中并没有人。

    白泷也还不知道她的师尊在嘲笑她的朋友。

    晏拂光在笑完之后,表情这才收敛了些。

    发了一道传音符给顾春陵,补充道:

    “既然是补考,那么明天出题的时候,难度就再大一些吧。”

    那声音只传到了顾春陵耳中。

    他表情微微顿了顿,有些迟疑看向了白泷。

    “此事就不必告知小白了。”

    晏拂光淡淡道。

    顾春陵只好应了声。

    心里却有些疑惑,那妖兽到底是哪儿得罪师尊了?竟然叫师尊不惜瞒着白师妹提高难度?

    ……

    顾春陵还有些疑惑。

    另一边,在瓢泼大雨刚开始的时候,方生就立马切断了血声珠的联系。

    他愣了一会儿,在无比尴尬中,想着绝对不能叫白泷说出嘲讽他的话来。

    只要他关的够快,羞耻就追不上他。

    于是方生就立马关闭了母珠。

    然而等到他关了母珠。

    一个人寂静的呆在原地时,外面的雨声却让他自己窒息了。

    那大雨就像是打在他的脸上,叫他表情格外精彩。

    这时候龙日天会怎么看他?

    她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骗子?

    不,他本来就是个骗子。

    方生这样安慰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反复洗脑,你就是个骗子,这有什么尴尬的。

    而且你还切断了联系。

    她就算是说你你也听不见。

    没事的。

    他这样告诉着自己,这只是个意外。

    方生拿起茶杯来倒了杯水,下一刻就在旁边母珠亮起来时,手指一抖,将水洒在了桌上。

    白泷在考试结束后,联系血声珠果然没有声响了。

    那颗小珠子就像是被屏蔽了一样,怎么都没有动静。

    再联系到一炷香前方生的信誓旦旦,就更加意味深长。

    白泷像是一个被传销组织差点欺骗的正义青年一样,不停的按着小珠子。

    那光亮了又亮。

    终于,在白泷将灵力输进去之前,血声珠主动变红了。

    “别按了。”

    方生开口就是这一句。

    白泷还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他:“这就是你说的永晴日?”

    “太阳比平常还要大,天黑的很晚?”

    随着方生每一次张口,白泷每一次都戳中他的羞耻点将他当初说过的话重复出来。

    末了,还冷笑了声:“怎么,刚才心虚了,不敢接珠子了?”

    方生:……

    你都把话说完了叫我说什么?

    他深吸了口气,坚持重复:“刚才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我的掐算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

    “真的,这是唯一一次意外。”

    白泷会信他才有鬼。

    她不说话了,用灵力输进珠子后,将自己给血声珠准备好的话刻了进去。

    “从此以后,每次珠子亮起来,这句话都会提醒我,你是个骗子!”

    她说的郑重其事。

    呵,你以为我会在乎吗?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升起,他的心里告诉他,你在乎。

    方生脸被自己打的啪啪疼,却还是忍不住道:“我再说一次,这是个意外!”

    “那你的人生中可真是随时充满着意外。”

    方生:……

    他额头跳了跳: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相信我的话?”

    白泷心想这骗子还真执着,但这一次,她已经不准备给骗子任何机会了。

    “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再相信你了。”

    “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然而在被尴尬支配过后,白泷越是不相信,血声珠就越是想要让她相信。

    不行,他的金字招牌不能砸在这里。

    他抿了抿唇,像是下定了决心般道:“你是太清宗的弟子吧?”

    “自然。”

    白泷并不意外,这又不是什么很难猜得到的事情。

    她之前还问过血声珠太清宗山门呢。

    方生深吸了口气:“很好,很好。”

    “这一次一定能证明我的实力。”

    白泷皱了皱眉,刚要打击他,就听方生道:“我知道太清宗的秘密。”

    “在不久前,我在替你掐算时算过,却算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东西埋在太清宗的地下,却有十分强大的灵力。”

    “据我所了解,这东西或许与太清宗的运势有关”

    “你可以按照我给的方位去找,若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便能证明我的实力了。”

    有关太清宗运势的东西,难道是……?

    她微微皱了皱眉,一瞬间就想到了飞升上。

    然而,白泷瞬间又回过神来。

    这话是从血声珠嘴里说出来的,不能相信。

    方生见她不说话,不由更加信誓旦旦。

    “那位置就在山后东南方向的亭台处。”

    “亭台位置边还有一朵黄色的菊花,那里就是灵力的来源。”

    他说的十分仔细。

    若不是亲眼所见,就是真的算出来了。

    白泷手指收紧又放开,想要继续说服自己。

    深谙人心的方生这时候总算找回了主动权,诱惑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先去我说的那个位置看看,看到底有没有菊花。”

    方生又道:“只是看看菊花嘛,又没有什么损失。”

    这句话才是真正说中白泷的心了。

    既然没有损失的话,去看看也没什么吧?

    她这样想着,微微抿了抿唇。

    在血声珠还在喳喳喳的诱惑时,冷声道:“闭嘴。”

    “你这次要是再不准……”

    一炷香时间后。

    白泷还是来到了血声珠刚才说的地方。

    此时已经晚上了。

    整个宗内除了蚊虫的声音外,十分安静。

    白泷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绕过大路,从小路上来到后山。

    东南方向。

    对,她心中想着,根据手中的罗盘走。

    没过多久,就真的见到了一个亭子。

    后山范围其实很大,比太清宗宗内整个还要宽广些。因此东南方向在固定距离找到一个亭子确实不容易。

    难道这次还真的被方生算对了?

    白泷心中孤疑了些。

    不过,还是先看看看有没有菊花。

    她走过去,先是在亭子周围看了眼。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从乾坤袋里拿出萤珠蹲下了身子。

    结果果然在柱子旁看到了一株黄色的菊花。

    亭子,东南,菊花,全都说中了。

    白泷不由收紧了手。

    方生见她不说话,便知道自己这次的掐算总算是对了。

    “怎么样,龙日天,你这下相信我的话了吧?”

    “那股神秘的灵力就在菊花的下面。”

    他本来是得意洋洋的说着,但是说到这儿又觉得有些不对,便干咳了声道:“你只要将那朵菊花拔开,然后从那儿开始挖,就能顺着地下找到我说的秘宝。”

    白泷这时候真的有些相信方生了。

    毕竟卜算其实也有一时准一时不准的说法。

    说不定上次算晴雨没算准,这次的太清宗秘密却准了呢?

    总得有一次灵验吧?

    秉持着这个想法。

    白泷对血声珠的态度好了点。

    “你等着,我挖进去看看,要是没有的话,你哼哼……”

    终于卜算准的方生立马反驳:“没有?不可能没有!”

    “只要你按我说的方向去找,绝对不可能出错。”

    很好,比上次更有底气,那应该是没错了。

    白泷这样想着,变出了一柄随身小铲子。

    她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一万遍都是为了飞升。

    然后在一把将菊花拔开之后,便庄严的拿起小铲子,开始挖了。

    第一下进去的时候,灵土很硬。

    白泷不由加大了力气。

    血声珠在一旁替龙日天加油。

    边加油还边指挥她挖。

    这是白泷除了小时候堆泥巴之外,第二次干这种体力活。但好在妖族天生体质较强。

    即使是这灵土坚硬无比,一炷香时间后,也被她挖出来了个大坑。

    后面铲子有些短了。

    白泷将铲子变大了些。又跳进了坑里继续挖。

    她挖的真是敬业极了,隔着一个珠子,方生都能听到那不停嗬哧嗬哧的声音。

    方生起初很爽。

    最后听久了又有点古怪。

    终于在白泷停下来擦汗的时候,忍不住问:“你累不累?”

    “还好吧。”

    白泷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些累了。但是为了飞升的消息,再累也不能说累。

    她休息了会儿,从乾坤袋里拿出水喝了口后,继续往下挖。

    整整一个时辰。

    白泷将亭子挖出来了一条地道。

    她越挖越深,整个人也完全埋进了地道里,一直往前走。

    白泷现在的形象已经脸上一块泥,腿上一块泥的了。

    中途那玄铁铲不停的变大。直到碰到一块完全挖不动的铁块。

    铲尖卡在缝隙。

    白泷深吸了口气,运起灵力再来了一次。

    然而那坚硬的部分还是不为所动。

    她又试着从其他角度来,甚至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铲子是,结果还是一样的。

    这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阻挡物牢牢的挡住了白泷铁铲的进程。

    “我好像铲不动了?”

    “你确定真的没有错?”

    白泷忍不住再次问。

    方生在这种时候怎么受得了质疑。

    立马道:“铲不动这才说明我们的方向没有错,要是一路顺畅,那还叫什么秘密。”

    “这石门背后一定是真正的通道,只要解决了这个石门,就能找到那灵气的源头了。”

    白泷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也有些道理。

    自古寻找宝藏都是十分艰难的,宝藏旁边也都有什么镇山神兽之类的守护。自己只是挖到了个石门,不算什么。

    可是比较困难的是,这个石门十分坚固,她到底要怎么样弄开呢?

    白泷将目光移向了石门。

    眉头紧皱着,思索着自己乾坤袋里有什么东西能够用的上。

    算了,不想了,直接倒出来看看。

    在方生话音落下之后,白泷拿出乾坤袋来,哗啦一声倒出来了几件小灵器。

    之前给滚滚的晴雨笔不能用。白泷看了一眼,将那些看起来就杀伤力很小的东西放在了一边。

    然后真正在自己的灵器里挑选了起来。

    鞭子?

    不行。

    太软了。

    剑?

    她又不会用。

    最后一个圆圆的东西,白泷本来都要放弃了,结果眼神刚移开,却又不由自主的转了回来。

    等等,这是霹雳弹!

    这个正好!

    方生在一阵长久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一点不安。

    “龙日天,你能弄开那个石门吗?”

    “要是弄不开的话……”他画风微微转了转:“我们改天再来,到时候拿了工具也能方便些。”

    白泷摇了摇头。

    拒绝了他。

    “不必,我已经找到了弄开这扇石门的东西了。”

    “我都忘了我什么时候居然给乾坤袋里装了霹雳弹,现在正好能够用上。”

    “你闪开一些,我要炸了。”

    方生:……

    “哦,忘了,你没有实体,只是一颗珠子。”

    “算了,那你赶快进乾坤袋里躲着吧。”

    白泷在给霹雳弹上施加了一层灵力之后,便屏住了呼吸,将霹雳弹迅速放在了石门之下。

    然后捂住了耳朵,躲远了些。

    血声珠还来不及劝说她冷静些。

    就听见了“轰隆”一声。

    那一声声音实在是太大,简直可以说是地动山摇了。

    太清宗的弟子此生还从未经历过这样阵仗。

    大家睡的正香时,听见声音吓的一脸懵逼的赶紧爬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走水了还是妖兽又开始暴动了?”

    几个手机版模模糊糊就要往外走。

    直到听见有人大叫了句。

    “大事不好了,有人把后山水牢的茅厕给炸了!”

    这茅厕是因为这次抓了妖兽新建的。

    太清宗的修士们因为修炼法门的缘故,一般是不需要这些的。

    但是新抓的那些未开灵智的妖兽们需要啊。

    为此不少看守水牢的弟子都抱怨过。

    在多次提议之后,掌门鸣夷真君这才下令建了茅厕。

    大家都以为有了茅厕之后,一切都会好了。

    但是没想到,茅厕建成才三天,竟会被人炸了?

    谁特么这么缺德?

    自己不拉还不让别人拉?

    惊慌的手机版们一个个表情凝重的跑出屋子来,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刚一出去就见不远处的茅厕轰然倒塌。

    原本守水牢的一个手机版今天正好吃坏了肚子,没有服用五谷丸排毒,便想着借用一下妖兽的茅厕。

    结果刚脱了裤子蹲下去。

    还不等他眉头舒展,忽然一股强烈的气流波浪直冲他屁股而来。

    “今晚的风也太大了吧。”

    他自言自语。

    然而下一刻,那气流却大到叫他有些耳边轰鸣。

    他这时终于意识到不对了。

    后知后觉的回过头去,就见茅厕边缘寸寸碎裂,而坑底一股飓风伴随着可怕的东西袭来,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还来不及提起裤子跑,就被那股巨流掀翻在地,整个人飞了出去。

    ……

    一瞬间,后山臭气熏天。

    “咦,那个飞出来的是谁?”

    “怎么好像有点像是赵钢手机版?”

    “他今天好像吃坏了肚子啊。”

    不对。

    大家讨论到这儿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的事情……

    赵钢手机版蹲茅厕被炸出来了!

    “手机版,这、这茅厕塌了!”

    随着赵钢飞出来,那一排排茅厕在地动山摇的爆破声中轰然倒塌。

    那气味顺着地底传过来,刚才还讨论的弟子捂住鼻子,说完后就两眼一番晕了过去。

    今夜当值的季修握紧了剑,迅速屏蔽了嗅觉。

    他眉头狠狠皱起,死死盯着那塌了的一块,想着究竟是谁,有何目的?

    结果,忽然,那倒塌的土堆中慢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季修目光微凝,下一刻就和好不容易炸出一条生路爬出来的白泷对上了眼。

    w</p></p>
上一页      关注亚洲城      下一页
热门亚洲城: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手机版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亚洲城亚洲城从游戏开〕〔武谪仙〕〔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伏天氏〕〔剑来〕〔玩家凶猛〕〔黎明之剑〕〔烂柯棋缘
  sitemap
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888官方网站88tp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