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官方网站

刚刚更新: 〔千亿宝贝拐个爹地〕〔诸天星图〕〔本尊你们惹不起〕〔农门小王妃〕〔ca88爹地的幸孕萌〕〔蛊噬诸天〕〔美漫从军团降临开〕〔傅医生的暗恋情书〕〔傲娇爹地找上门〕〔旷世神婿免费手机版〕〔岳风和柳萱亚洲城章〕〔上门赘婿岳风ca88〕〔旷世神婿全部亚洲城〕〔岳风〕〔ca88老公惹不得〕〔窝囊女婿三年被瞧〕〔王者荣耀之男神笑〕〔清除手机版计划书〕〔天才命师〕〔遇见你我无路可退
长春登录      亚洲城亚洲城      搜索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第26章 亚洲城六章
    精彩手机版·尽在·无名()

    当然, 最终白泷还是艰难的吃完了那根糖葫芦。

    她的脸上表情奇异, 牙根一酸的时候, 眼角湿的更加明显。

    “太好吃了!”

    她强调了一遍, 眼泪流的更加凶了。

    顾春陵:……

    他原本是想说如果不想吃就算了的。

    结果白泷又信誓旦旦的说好吃, 甚至……口水也从眼角都流了下来。

    顾春陵虽然将信将疑, 但犹豫了下, 原本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正常人的逻辑下,如果不好吃大概都会说。

    他目光顿了顿。

    看白师妹的样子,应该……还不错吧?

    白泷的眼泪流的很汹涌。

    在她到达山上时, 一根糖葫芦终于吃完了。

    她这时候眼睛肿肿的, 越吃越淡定。

    雪白的小脸上有种超脱世俗的超然,好像一瞬间升华了许多。

    在他身边的顾春陵没有感觉到。

    但是一进殿内, 晏拂光却微微皱了皱眉。

    他本来目光是落在先进来的顾春陵身上的, 此时不由又转移了过去,看向了白泷。

    怎么感觉这傻龙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对?

    白泷进殿时刻意落后了一步, 停在了大手机版身后。本以为师尊不会注意到她,没想到一抬头却和师尊对了个正面。

    白泷:……

    算了,躲也躲不过, 就正面上吧。

    说不定师尊这时候已经忘了呢。

    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来想要忘却昨晚的羞耻事情,直面师尊。

    却发现在对视之后,师尊表情忽然有些古怪。

    顾春陵还不知道昨夜发生的事情, 此时见师尊看向小白, 便开口解释道:“我和白师妹刚才在山下遇见, 就一起上来了。”

    白泷此时也干巴巴道:“师尊好。”

    她话音刚落下,就听晏拂光忽然道:“你刚才突破了?”

    啊?

    白泷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她原本以为师尊会说什么,没想到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突破?

    她没有啊。

    白泷刚想否认,却忽然感觉大手机版看她的目光也不对了。

    怎么……都这样看她?

    白泷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深吸了口气低头看了眼自己。

    过了会儿后,表情渐渐古怪了起来。

    嗯,好像是……

    不是,她还真的突破了?

    在这种极致尴尬的情况下,她竟然突破了?

    白泷有些不可置信,又有些懵逼。

    她记得自己上一次这么突如其来突破的时候,还是刚进太清宗时被骗钱,情绪大起大落的时候。

    这次也是。

    难道她是遇挫折必突破的天命体质?

    要不是知道书中写的自己是个反派龙,白泷都要疑惑了。

    晏拂光也有些奇怪。

    只是一个早上的功夫,怎么这条小龙心境提升的这么厉害?

    她刚一进来晏拂光就感受到了。

    如果说之前的灵力是踏门期,而心境还跟不上的话。此时白泷的心境竟然隐隐的能与灵力持平了。只待渡了一个心魔劫就能真正进入踏门期。

    可是这恰恰是最难的。心境……哪有这么快提升的?

    一般来说这种破境而生的人都是经历心如死灰或者等等诸事之后,才能想开的。

    小白作为一个早上还傻的天真的小龙,她到底是怎么在一中午的时间,一下子豁然开朗,大彻大悟,在心境上突飞猛进的?

    这件事不止晏拂光想知道,就连顾春陵也想。

    “小白,你没事吧?”

    他忍不住担忧问。

    ……

    被两双眼睛看着。

    白泷抽了抽嘴角。

    用灵力在体内循转了一圈,大概是找出原因了。

    ——嗯,和她之前猜测的没有错。

    她把自己尴尬破阶了。

    在社会性死亡的羞耻下,白泷心理素质蹭蹭蹭的往上升。一不留神就走向了大彻大悟。

    这才有了两人所看到的质的飞跃。

    不过,这个原因的羞耻程度说出来不亚于昨晚的装鱼事件。

    在两双眼睛盯着的情况下,白泷是真的说不出口。

    于是她此时只能清咳了下,抿假惺惺唇道:“大概是师尊教导的好吧。”

    意识到这句话太过平平无奇,没有感情。

    白泷顿了顿,又挤出了两滴鳄鱼泪。

    “实不相瞒,来太清宗这段时间我其实心里特别感动,特别满足。”

    “有的话我之前没说,但是心里却记得。”

    “我不仅有这么厉害的师尊,还有关心爱护我给我糖葫芦的大手机版,在这样温暖的氛围下,我不突破都不是人。”

    白泷声情并茂。

    在她抬起头时,晏拂光和顾春陵却都沉默在了原地。

    晏拂光原本还正经听着。在听成了彩虹屁之后,表情顿了顿。

    后面越来越夸张,几乎叫他牙根一酸。

    他回过头去看向白泷,正好与对方真诚的目光对上。

    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无言。

    晏拂光:……

    虽然顾春陵也不太相信白泷那一番感动到突破的话。

    但是此时见氛围有些奇怪。

    还是开口道:“师尊,兴许这也是白师妹的机缘呢。”

    每个人的修炼方法都不同,突破的路径也不同。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种类的道法了。

    小白虽然进阶快了些,心境提升的古怪了些,但是也是自身的机缘。

    见大手机版替她说话,白泷连忙顺着点了点头。

    晏拂光没有立即说话,只是深吸了口气,才状似不经意的道:

    “我没记错的话,小白当初修的是……无情的肉体。”

    “为师颇有些惭愧,这些日子还未指导小白多少,她便自己接二连三的突破了。”

    他说着还叹了口气,有些感慨。

    白泷原本都没有什么的。

    但是在听到无情的肉体时感动的表情却有些僵住。

    因为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昨晚装成鱼,送上门被吃的场景。

    这个无情的肉体就很有内味儿了。

    白泷:……

    算了。

    姜还是老的辣。

    她比不过。

    是她输了。

    白泷虽然淡定着脸站在殿内,但是差点又忍不住开始扣地。

    晏拂光原本也只是觉得这小白龙看着有些不对劲。

    没想到这么轻轻一试探,果然,就知道她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白泷伪装淡定的表情在一瞬间被拆穿后实在太过明显,想要让人装作看不到都不行。

    晏拂光抽了抽嘴角。

    白泷原本以为师尊会就此嘲笑她。

    谁知道在说到这儿之后,他却停了下来,换了一个话题,没有再继续给白泷公开处刑。

    “春陵,我听说你今日是有事情要禀告?”晏拂光忽然问。

    顾春陵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看着师尊点了点头。

    “是,师尊,我与掌门和其他门派的主事这几日一直在商量那些被捉的妖兽后续处理的问题。暂且先想出来了一个办法,便想着让师尊看看可不可行。”

    妖兽的后续处理一直是太清宗比较忧虑的事情。

    那么多妖兽,总不能一直关在水牢里。若是策划兽潮的那些高等妖兽便罢了,这其中有一些妖兽却是完全没有生出灵智。就与普通动物无异。

    那日也是听了指挥被人操控才冲上前去。

    这几日听看守水牢的弟子说,那些低阶妖兽不少都受不了水牢的环境,有了些问题。

    这也是他们这几日商量的原因。

    这件事情晏拂光其实也知道。

    在顾春陵开口后,他只略微思索,便猜到了他们商量出的结果。

    “为师没有猜错的话,掌门的意思是教化?”

    将生了灵智性情凶猛的关着。

    而可以教化的,倒是可以给那些妖兽另一条路。

    顾春陵点了点头。

    “师尊果然与我们想到一处了。”

    教化妖兽是现在唯一的办法。

    晏拂光没有说话,反倒将目光转向白泷,顿了顿又问:“小白,你觉得呢?”

    白泷正猜着师尊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想起来了的事情。

    神游天外边,冷不防的就被点了名,在大手机版提醒之后,才意识到两人在说什么。

    不过,白泷表情有些奇怪。

    没有想到师尊居然会在这种事情上问她。

    难道……是觉得她也不是人,和这些妖兽的情绪能够共通一些?

    白泷想了下想不明白。

    不过她记得剧情中太清宗好像是实行过妖兽管理条例的。

    那时候魔域侵蚀五州,有不少妖兽最后都当了人类的坐骑,一起并肩作战的。

    或许就是从这时候教化的?

    她眨了眨眼,在顾春陵目光温和看戏她时,抿唇道:“我觉得大手机版说的这个办法可以。”

    “那么多妖兽,总关着也不是个办法。”

    晏拂光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一样,也不意外。

    “只是这哪些妖兽可放,那些不可,需得仔细斟酌。免得有些凶性未脱,出现伤人的事件。”

    他放下茶杯,在白泷松口气时又问:“你们可有定下什么筛选的方法?”

    顾春陵最早是准备以测试凶性和灵智开化程度来决定去留的,此时听师尊这样道,又顿了顿,补充了一点。

    “或许先可让它们在水牢中学习人族启蒙之书,那些未开灵智的妖兽就如同人族婴儿一般,若是将它们当成人来培养,叫它们知礼仪,懂是非,再辅之以考试,便会与凶兽区别开。”

    这个办法倒是完善。

    晏拂光并非那种对于异族赶尽杀绝的人。

    此时只思考了下计划的可行性,眉头便松了些。

    顾春陵此次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得到答复后,不由松了口气。

    白泷听的云里雾里的。

    对于他们说的完全不懂。

    她毕竟只是粗略知道个剧情,再往深就两眼一抹黑了。

    不过,好在白泷的目的是来偷师飞升,并不是称霸大陆搞教化,所以便也没有在意什么。

    直到大手机版忽然又提到她。

    “教化妖兽是有功德的事情,白师妹正好近来要渡心魔劫,不如让白师妹来在一旁协助我,帮我操办此次的考试。”

    等等,怎么一个两个的都要问她?

    白泷刚放下的心又被提了起来。

    “不,大手机版我其实……”

    她反应过来,刚准备说什么,结果还没来得及拒绝,就听师尊道:

    “春陵说的也有些道理。”

    “小白来太清宗这么久还没有历练过,那就从此次的教化之事开始吧。”

    他语气淡淡,但一经出口就不容置疑。

    白泷原本拒绝的话被噎住。

    连话都没插上就只能咽下去领命。

    “多谢师尊。”

    似乎是看清了小白龙的绝望,晏拂光忽然顿了顿又道:“不仅仅是那些低阶妖兽可以。”

    “那些高阶无害的妖兽,也能参加这次考试。”

    高阶无害的妖兽。

    “师尊是说……?”

    白泷豁然抬起头来。

    如果高阶的无害妖兽也能参加的话,那滚滚……

    她眼神顿了顿。

    给了她一丝希望的晏拂光又收回目光,淡淡道:“不过一切都得它们能通过考试才行。”

    “我太清宗可不欢迎一些心怀鬼胎的妖兽。”

    白泷:……所以,这就是滚滚能参加的意思吧?

    她顿了顿,这时在师尊的目光下,语气郑重:

    “师尊你放心,我一定会办好这次的考试的!”

    ……

    晏拂光:……

    感情他还没有一只妖兽讨人喜欢?

    他微微皱了皱眉。

    看见白泷乍然高兴起来的样子,又有些烦躁。

    早知道就不说……

    他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听白泷又甜甜补充:“师尊真是英明神武!”

    这次比起之前的尬夸要真心实意的很多。

    晏拂光动作顿了顿,眉头诡异的放松了下来,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罢了一只妖兽而已,既是自己提出来的,计较什么。

    ……

    白泷在上山时完全没想到自己从山上出来时,还能得到一个好消息。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虽然她到现在也不清楚师尊到底看没看出来她知道了。

    但是白泷宁愿相信没有。

    对。

    没有。

    她不能再想了。

    她要做一条大彻大悟的超俗之龙。

    像她这样的龙,是不应该被凡尘与羞耻心束缚的。

    所以尴尬什么的,都见鬼去吧!

    白泷转移注意力的将精神集中在了滚滚身上。

    还在水牢里的滚滚并不知道他明天要参加考试。

    他只是十分忧愁最近的盆盆奶。

    他已经很久都没能喝上盆盆奶了。

    而且小白也不知道忙什么去了,让他一只熊在牢里好无聊啊。

    他正想着的时候,之前眼熟过的小白大手机版来了。身后还带着一堆弟子。

    在见到他时,顾春陵顿了顿,想到师妹好像和这只食铁兽关系不错的样子,便也给了滚滚一本书。

    “这是一本人族的书本,今晚看完之后,我们明天参加一场考试,如果你考试能够通过,那么就能够出去了。”

    滚滚:……

    滚滚其实对出去的不大。

    他只是想喝盆盆奶而已。

    在听到这人的话后,他点了点头。想着可以先出去搞一趟盆盆奶再回来。

    于是便收下了书。

    顾春陵见这妖兽果然温顺灵性,不由放下了些心。

    这次的教化只是一个试验。

    那些未开灵智的妖兽看不懂文字,所以肯定无法参加考试。所以这本书其实是专门给那些开了灵智的妖兽的。

    像黑山熊等对人类怀有恶意的妖兽直接就被排除在外。

    滚滚作为这次被抓的妖兽中辈分最高,又实力手机版的,一下子成为了温和派的代表。

    顾春陵是希望这次的教化能够成功的,因此对于第一次的试验便格外看重些,着重说了好几遍的规则。

    好在大家有智商后,也都听得懂。

    在水牢里讲解了一个时辰后,顾春陵才离开。

    滚滚拿着手里的书食不知味。

    过了会儿,却听见了锁链稀稀拉拉的声音。

    水牢的门被打开,又一个人进来了。

    他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是不是盆盆奶,结果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失望的一屁股坐了回去,就忽然被人拍了拍肩膀。

    “嘘,是我。”

    “小、小白?”

    滚滚惊了一跳,回过头去有些诧异。

    果然就看见白泷端着一碗新的盆盆奶来了。

    “你放心,这是我偷拿的,没有加东西。”

    “快喝,只有这一碗了。”

    还没等她话音落下,滚滚就立马伸手端过盆盆奶,揣在怀里一饮而尽。

    还没来得及说话的白泷:……

    滚滚直到喝完之后才擦了擦嘴,满足道:“小白,你不愧是我好兄弟!”

    “你再不送来盆盆奶,我都要靠学习自己出去了。”

    白泷顺着滚滚的话看向他放在稻草堆上的书,抽了抽嘴角。

    深吸了口气,这才道:“我这次来就是来给你说明天的考试的。”

    “你过来,我给你复习一下。”

    “你明天一定要考过去。”

    滚滚刚想说什么,就听见:“出去才有正常盆盆奶喝,而且你还想不想和我当朋友了?”

    “好吧。”

    他又委委屈屈的坐下了。

    一晚上时间,白泷用尽她平生所学来告诉滚滚,一个合格的“伪装版好人”应该是什么样的。

    大手机版的出题一定会考虑妖兽的性情。

    于是一炷香后,白泷问:“如果路上遇见有人摔倒怎么办?”

    “答案一:走过去扶,二,冷漠离开,三,上去踩一脚。”

    滚滚憨厚一笑:“我可以躺在他旁边吗?”

    白泷:……

    “你不能这样说,这个答案选一。”

    滚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白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通灌脑甚至强行固定答案之后,才放下心来。

    “哦,对了,明天还有一道自述题。”

    “就是介绍你自己,你会吗?”

    滚滚点了点头,眼睛亮了亮:“这个我会的!”

    很好,白泷终于松了口气。

    她千叮咛万嘱咐的让滚滚明天好好答题,临走的时候,还把自己当初离开龙宫时,从徽夜圣君私库里拿的晴雨笔送给了滚滚。

    ……

    其他妖兽眼睁睁的看着食铁兽上面有人,不由各种眼红羡慕。

    此时为了不被比下去,便连忙看书。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

    因为教化妖兽是几个门派一起商量出来的。即使是第一次试验,也应当有人在场,于是除了白泷之后,顾春陵还请了无鼎寺的迦离圣僧一起来。

    按照昨日的规则。

    在没收了书本之后,就要开始考试了。

    那些本子里写的便是一些人应该遵守的规矩。

    这些经过测试性情温和的妖兽如果能够背下这些规矩,便具备了教化为人的初步条件。

    白泷作为旁边协助的,站在顾春陵身旁铁面无私。

    丝毫看不出来昨天竟然会单独给一只妖兽补课。

    “迦离圣僧,可以开始了吗?”

    顾春陵问。

    白衣僧人目光看了眼周围,在看到妖兽们一个个莫名紧张的时候,慢慢敛下了眉。

    “可。”

    在他声音落下之间,白泷就开始发卷子了。

    这次参加初教化的一共二十个妖兽,都是不伤人的那一类。

    在卷子发下去后,大家为了出来,都不约而同的拿起笔开始写了。

    白泷刚开始时还时不时的关注着滚滚,看他有没有写好。但是后来考试时间太长就又放弃了。

    太阳晴空正照着。

    白泷鼻尖渗出了些小水珠。

    迦离圣僧在一旁坐着,目光微微闪了闪,在白泷热到忍不住用手扇凉的时候,忽然伸手递了个帕子过去。

    “小白施主若是热的话,擦擦吧。”

    他眸光通透,静静的看着白泷时,叫她微微愣了一下。

    最终还是道:“多谢迦离圣僧。”

    迦离圣僧微微摇了摇头。

    “无碍的。”

    “今日确实比往日要热些。”

    “不过再有一阵子,大约便会下雨了,到时候应该能好些。”

    下雨?

    白泷表情顿了顿。

    咦,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天血声珠掐算了半天分明是说今天不会下雨的啊。

    她这样想着,心念一动。

    在迦离圣僧收回目光后,又联通珠子问了遍。

    “你确定今天是晴天?”

    方生等了一天,终于等到了白泷来找他。

    他看着外面的天气冷哼了声。

    “怎么,看到晴天知道我的厉害了?”

    “我告诉你,今天不仅是晴天,还是永晴日,太阳出现的时间几乎要八个时辰。”

    他得意洋洋,白泷看了眼外面的大太阳,本来是已经信了的。

    外面这么热,看上去是不会下雨了。

    她还是等着滚滚考试完,叫方生替她算上一次吧。

    结果这个念头刚在白泷心中升起。

    下一刻晴空霹雳,轰隆了一声震响天际。

    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了下来。

    还不等白泷诧异,就哗啦一下开始下起了暴雨。

    “这就是你说的……永晴日?”

    她顿了顿,开口问。

    血声珠不说话了。

    方生不可置信的看着天上,脑海中“轰”的一下炸开了。

    下、下雨了?

    在他刚说完永晴后下雨了?

    他靴子深陷,比昨天还要尴尬的多。

    而这时在现场,随着下起了暴雨,不少妖兽都开始运起灵力保护卷子。

    大家都是修道之人,反应快很多,在变出伞之后,就将雨隔离在了伞外。

    滚滚坐在水牢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正好是唯一一片头顶有遮挡的,在暴雨来临时完全不害怕。

    他看着同族们狼狈的样子,忍不住憨憨的笑出了声。

    “你嘲讽我?”一个卷子才写完一半的妖兽怒目而视。

    滚滚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大家躲雨都有些好玩而已。”

    他这句话更是将隔壁妖兽气的半死。

    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和食铁兽的悠闲形成了鲜明对比。叫人想骂都骂不起来。

    滚滚看了会而大家的丑资之后,颇有些悠闲的收回目光来,将目光放在他刚才还没做完的试卷上。

    结果这一看,却傻眼了。

    字呢?

    他刚才写了整整一侧面的卷子呢?

    刚才还密密麻麻的卷子此刻变的一片空白。

    滚滚不可置信。

    晴雨笔,遇晴则显,遇水则消,只一眨眼的功夫,他在晴天写的东西,就瞬间没有了……

    滚滚睁大眼睛,憨厚的笑意僵在了脸上。

    w</p></p>
上一页      关注亚洲城      下一页
热门亚洲城: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手机版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亚洲城亚洲城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武谪仙〕〔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伏天氏〕〔剑来〕〔玩家凶猛〕〔黎明之剑〕〔烂柯棋缘
  sitemap
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888官方网站88tp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