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官方网站

刚刚更新: 〔梦回大明春〕〔天下会员〕〔先婚厚爱:靳先生〕〔大侠萧金衍〕〔国民的岳父〕〔顶级神豪林云ca88〕〔亚洲城年代娇宠小福〕〔顶级神豪林云ca88〕〔神龙狂婿〕〔史上手机版炼气期方〕〔上门赘婿〕〔旷世神胥〕〔我成了大学辅导员〕〔神笔画诸天〕〔隋末之大夏龙雀〕〔超级狂婿〕〔写写亚洲城就会员了〕〔福满农门:妖孽相〕〔狂少归来〕〔女神的上门狂婿
长春登录      亚洲城亚洲城      搜索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第21章 入V三合一
    精彩手机版·尽在·无名()

    在食铁兽话一出来后, 水牢就安静了下来。

    这气氛静的有些可怕。

    白泷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接上什么才好。

    现在的妖兽都这么明目张胆的吗, 还是眼前这个真的智商有些问题?

    她顿了顿, 在食铁兽憨厚一笑时, 慢慢道:“锁子坚不坚固我不知道,不过如果你想和他作伴的话, 我倒是可以帮你。”

    这个警告的语气够明显了吧?

    白泷觉得趁着她现在心情好,眼前的妖兽应该会识相的逃掉。

    但是在她言语警告之后, 自称食铁兽的黑白大熊却一副惊喜的样子。

    “真的吗?”

    “你真的能让我和阿山作伴?”

    “如果可以的话真是谢谢你了。”

    白泷:……?

    这是哪里来的傻白甜?

    话说到这个份上, 她要是还不满足食铁兽的要求,那她就是个傻子。

    于是迎着对方自带黑眼圈的眼神,白泷终于顿了顿,认真道:“我从不说谎,只要你听我的话, 和他作伴一辈子都不是问题。”

    食铁兽:“你可真是个好人,兄弟。”

    很好。

    ……

    一炷香后, 一直昏迷的黑山熊终于幽幽转醒过来。

    他刚一睁眼,就看见了自己在族中一事无成, 每天只知道上树吃竹子的表兄站在了面前。

    水牢光线暗。

    黑山熊又刚遭受了搜魂, 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他用熊掌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才战战巍巍道:“表兄你怎么在这儿?”

    “我们这是到家了吗?你将救出太清宗这个魔窟了?”在见到熟悉的人后,他忽然惊喜了起来。

    对方一下子问题太多, 食铁兽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只能憨憨的一笑。

    “阿山,我们还在太清宗呢。”

    “这个锁子实在太坚固了, 我咬不下来。”

    “……那你这是?”黑山熊有些犹豫。

    食铁兽接着道:“刚才门口有个好心人,说你睡的时间长不好,让我将你叫醒来。”

    “我还没叫呢,你就醒过来了。”

    他话中庆幸,显然十分感谢那个好心人。

    黑山熊这时候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

    好心人?

    太清宗有好心人?

    食铁兽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疑惑,高兴的示意他道:“你看,好心人就在我旁边。”

    “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小白。”

    黑山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衣的小姑娘俏生生的站在外面。

    白泷此时变大又化为人形,和之前蚊子形态的一点都不一样。黑山熊一眼望去,居然完全没能认出来。

    只以为她是太清宗的哪位低阶弟子。

    不过这人怎么会给他表兄指路?

    黑山熊不像食铁兽那么傻,还存了一份疑心。

    “你帮助我们有何目的?”

    白泷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像是在说他为何问出这么傻的问题。

    在黑山熊脑补这人的身份,甚至是想到她在太清宗过的不愉快,想要靠着救了他这份功劳,逃到天峡投靠他们等等事情的时候。

    白泷慢慢皱起了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只是看他辛辛苦苦来一趟也不容易,如果叫你们连一句话都没说上就分开的话,实在是太不人道。”

    “好了,那么既然你们说完了,那我就动手了。”

    动手,动什么手?

    黑山熊惊了一下,就见白泷活动了下手腕,打开了另一边的水牢。

    食铁兽依依不舍的趴在栏杆上,并不在乎危险。

    最终还冲黑山熊友好的笑了笑。

    “阿山,你不必担心,为兄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陪我?

    黑山熊愣住了。

    食铁兽从栏杆上收回了手,解释道:“刚才那位小白姑娘跟我说了,她看我来一趟也不容易,于是特意给我再开了一间房,就在你对面。”

    “阿山,这样为兄就能好好照顾你了。”

    黑山熊:……?

    他简直不敢置信他表兄就是来自投罗网的?

    然而还不等他阻止,食铁兽就自觉的进了对面的牢房,还很贴心的自己关上了门。

    不止是黑山熊惊呆了,就连白泷亲眼看见这一幕,也有些感慨。

    这熊也太憨了吧?

    难怪从前那些妖兽一直叫他呆在家里不要乱出门。

    这么容易别人拐骗的,白泷还是第一次见到。

    她原本以为免不了一场恶战,没想到对方这么好忽悠,一听见包吃包住,而且还有盆盆奶喝,就立马同意留下了。

    看见对面的黑山熊一脸绝望。

    已经将自己装箱完毕的食铁兽还抽出神来安慰他:“阿山,你不要想太多。我们就在这儿安心住下吧。”

    “你看这里多好,不仅不晒太阳,而且水都在屋顶上,一张嘴就能喝。”

    “我们躺在草席上连动都不用动的。”

    神特么住在这里多好!

    黑山熊抽了抽嘴角,努力告诉自己不要生气。

    不要生气。

    然而还是忍不住,声音愤怒:“而且还有三菜一汤呢。”

    食铁兽突然惊喜:“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他又对黑山熊道:“表弟,这么好的事情你不早说。”

    黑山熊:……

    深呼吸,深呼吸……

    白泷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想着:唉,要是妖兽都像这么省心就好了。

    然而即便是这样,她还是动作十分温柔的替对方的水牢门上加了钥匙,干脆中还带着一丝丝迅捷。

    食铁兽是无所谓的,但是黑山熊却在看到尘埃落地的一刻,深受打击。

    “小白,我们什么时候喝那个盆盆奶啊?”

    在白泷落上锁之后,食铁兽才想起来似的问。

    喝奶?

    你在想什么鬼?

    白泷嘴上却怜爱道:“你在此处先等等,我马上就去拿。”

    食铁兽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为了表示自己等白泷,还从小包里掏出一根竹子来啃着。

    而黑山熊却终于从刚才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熟悉感。

    “你在此处等等……”

    “你在此处等等,我马上……”

    等等,这不是?!

    他睁大眼睛忽然站起身来,就见那将他害到如此境界的死蚊子转过头来温柔一笑:“怎么,你还想和我打一架?”

    她笑起来和那天晚上一摸一样。

    黑山熊不可置信的死死盯着她,无能狂怒。

    “你这个骗子!你有本事打开水牢我们决一死战!”

    “你当我傻吗?”

    白泷看向他的目光更加像是看傻子了。

    “算了,你还是睡吧,睡着了就不做梦了。”

    一晚上时间,整个水牢里都响着黑山熊无能狂怒的咆哮声。

    白泷嫌弃的皱了皱眉。

    安抚的摸了摸食铁兽的呆毛。

    “我先走了,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食铁兽点了点头。

    不受影响的两人春暖花开的告别着。

    第二日值守的弟子直到进来送菜,才发现水牢里竟然多了一个人。

    哦不,是多了一只兽。

    那只兽悠闲的躺在水牢里,怀里还抱着一根竹子睡的天昏地暗。

    那新来的手机版眨了眨眼,满头问号?

    他刚准备拿出传音符来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就听见那身躯庞大,黑白相间的妖兽打着呼噜翻了个身。

    在胖手里的竹子掉了之后,才惊醒过来。

    一脸懵逼的摇了摇头。

    不过这时,他也听见了声音。

    食铁兽回过头去,就看到和昨日的小白一样穿着白色衣物的弟子站在门外。

    那手机版暗自警惕着。

    不知道这妖兽到底是何脾性,要是狂性大发了怎么办?

    他正想着,就听那妖兽道:“你是来送盆盆奶的吗?”

    什、什么盆盆奶?

    手机版卡壳了一瞬间。

    打出了许多问号?

    与此同时,白泷换了值岗之后就直接去找了师尊。

    她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好运。

    错失了血声珠的立功机会后,又主动自己送上来了一个。

    没错,她说的就是食铁兽。

    好人是不可能当好人的。

    白泷可是最无情无义的一条魔龙!

    这种一碗盆盆奶就能换来的食铁兽,就让她来给他上修真界最残酷的一课吧。

    秉持着这种无情无义恃强凌弱欺负弱小的心理。

    在大清早的时候,白泷闯进了孤山惊云阁。

    ……

    晏拂光刚将中衣解下来,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师尊在吗?”

    他昨日在白泷离开之后,与凌剑宫的衡将剑君交了次手,引发了之前旧疾。此时正低头上着药,冷不防门就被一把推开。

    晏拂光白色锦衣还挂在身上,手里的灵散一顿,洒了出来。

    白泷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幅特别诱惑的景象。

    师尊矫健的身体隐隐泡在水里,那只握剑的手从浴桶中伸出来,搭在木桶边,有种与平日里不一样的感觉。

    晏拂光薄唇紧抿了下,收起了手中的灵散。

    慢慢转过头来。

    ……

    “嗯,师尊早上好。”

    白泷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没有听到“进来”就闯了进去。

    而且……师尊好像还在沐浴啊。

    这就有点尴尬了。

    她沉默了会儿,见晏拂光不说话,只是挑眉看着她,便心虚的想要再悄悄退出去。

    结果还没等她挪动脚,就见师尊表情变了。

    那种皱眉的表情变成了似笑非笑。

    “一炷香时间,如果你不将今天擅闯的事情解释清楚,太清经登录遍。”

    “啊?登录遍?!”

    白泷简直惊了。

    “怎么撞见师尊您沐浴竟然比之前加起来都要多?”

    晏拂□□笑了:“你也知道为师在沐浴?”

    白泷顿了顿,为了自救,无师自通的学会了转移话题。

    “师尊,其实我过来是有要紧事的,昨晚有天峡的妖兽偷偷溜进来救黑山熊,被我抓住了。”

    “天峡的妖兽?”

    这句话才终于叫晏拂光眉梢皱了起来,有了些正色。

    “可是首领一类的?”

    白泷点了点头:“应该是,他自称是黑山熊的表兄,应该还挺有地位的。”

    晏拂光却看了她一眼,他眉头微皱,白泷还没明白过来,就忽然莫名来到了浴桶旁。

    然后感觉身体内一阵灵气流过,不由眨了眨眼。

    “师尊,我没有受伤啊。”

    过了一会儿,晏拂光收了手,这才没好气的看向她。

    “这次没受伤算是好的,下次不要这么鲁莽了。”

    “啊?”

    白泷有些不解。

    就听师尊道:“你以为单独一位妖兽统领你真的能够对付?上次能叫黑山熊败下风来,只不过是因为他之前被禁制打伤散了灵力,你才能占上风。”

    “可是……”

    白泷还想要反驳。

    晏拂光便抬眼看着她:,淡淡道:“但凡是妖兽统领,便没有在踏门境界以下的。”

    很好,还没有达到踏门的白泷不说话了。

    她偷偷看了晏拂光一眼,就见对方忽然从水中站起身来。

    只一瞬间,黑色锦衣便披到了身上,气质平静,和往常无异。

    白泷悄悄挪开手,忍不住问:“师尊,你干什么去啊?”

    晏拂光将肩头的伤口遮掩住,回过头来淡淡道:“不是你来叫为师去水牢吗?”

    白泷:……

    虽然但是,着本来是她之前的意思吧。

    “可是,师尊您不是受伤了吗?”

    白珑可还记得刚进来时看到师尊肩头的血迹。这满屋子的生梨香,都盖不过药味儿。

    她微微抿了抿唇,在晏拂光看向她时,嘴一瓢,不由自主道:“师尊,要不我给你先上药吧?”

    “上完药我们再走。”

    ……上药?

    晏拂光表情微微停住。

    他看向白泷,却只看到那条小白龙一片无辜。

    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话。

    房间里静静地。

    那香炉还在燃烧着。

    晏拂光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挑眉道:“好,那小白就过来替为师敷药吧。”

    “好啊。”

    傻白甜白泷傻乎乎的点了点头,并不知道上药这件事有多私密。

    晏拂光身上中衣褪了些,白泷才注意到他不止肩头有伤,就连后背都有。

    那伤口像是剑伤,却又与寻常不太一样。

    白泷撒药的时候,甚至能看到有黑色的阴影一直在移动。

    她微微皱了皱眉。

    感觉把药往上倒好像有点不太管用的样子。便犹豫了一下,将药膏抹在了手上。

    晏拂光闭着眼看似并没有关注,但是灵识却笼罩着整个房间。

    在看到白珑将药抹在手上时,表情微微顿了顿。

    白泷完全没有注意到师尊在一直看着自己。

    她将药在手上抹匀之后,皱了皱眉,轻轻抹在了伤口上。

    清凉的感觉顺着接触的地方传来,晏拂光轻微皱了皱眉。

    “师尊疼吗?”

    白泷见他身体紧绷,不由问了句。

    肌理分明的身体上,那伤口看起来格外可怖。

    白泷感慨着这天下第一人果真不是好当的,又动作放轻了些。

    然而她越轻,便越痒。

    就像是羽毛拂过一样,一时之间竟叫人指尖发麻。

    晏拂光灵识看着白泷低头认真的样子,面上表情有些复杂。

    她此时就是一个漂亮少女的模样,在上药时纤长的睫羽一闪一闪的,就连鼻尖上也因为紧张渗了些细小的水珠,显得特别可爱。

    晏拂光手指不由摩挲了几下,原本复杂的心情慢慢又变成了另一种。

    这小龙这么担心他出事么?

    他分明已经说无事了,但白泷还是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触到哪处伤口叫他疼了。晏拂光之前从未这样过。

    但不可否认,白泷的动作还是叫他心中柔和了下来。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觉,一直紧皱的眉头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放松。

    这灵散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药材,但是还是很有用的,在白泷小心抹匀之后,很快就被伤口给吸收了。

    一炷香时间后,白泷将药上完,想起之前自己手指破了上药的时候父王的动作,低头在师尊背上轻轻吹了口。

    “嗯,这样就不疼了。”

    “师尊你不要动,我给你吹吹。”

    晏拂光刚想将衣物拉上来,手指突然猛地收紧。

    他背上用力,就连青筋也突出了些。白泷却还不明所以。

    “咦,师尊,你怎么了?”

    她眨着眼一脸的无辜懵懂。

    晏拂光没有说话,只深吸了口气,眼底沉沉。

    他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手指松开。

    在白泷视角里,就只看到师尊莫名其妙的忽然表情变了。就连动作也有些粗鲁,衣服皱了都没有发觉。

    她本来是想要提醒的,但是看到师尊眼底有些发红的样子,被吓了一跳,还是咽下了口中的话。

    房间里的气氛比刚才更加奇怪了。

    白泷莫名感觉此时师尊心情比她第一次炸汤圆时还要差。

    可是为什么啊?

    她这次又没有打伤师尊?

    白泷真的有些疑惑了。刚才明明是很正常的上药啊?怎么师尊却生气了?

    她眼神澄澈。

    晏拂光回过头来就顿住了。

    这时看着她一肚子火发不出来。

    在看到小白龙眼底清澈,发觉想歪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抿了抿唇,拉上衣物咬牙切齿:“以后,上药的时候不要吹气!”

    “可是这样不是就不疼了吗?”白泷悄悄道。

    晏拂光:……

    还会顶嘴了?

    “为师不疼。”

    “为、师、一、点、儿、都、不、疼!”

    白泷没忍住:“师尊,你不必骗我了,我看你刚才忍疼忍的青筋都起来了。”

    很好,气氛更加安静了。

    白泷后知后觉的捂住嘴,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

    最终这个话题以晏拂光沉着气,似笑非笑的眼神结束。

    白泷不敢再开口了。

    过了会儿,见晏拂光坐下,才小心翼翼道:“师尊,我抓了一只妖兽,你刚才说水牢……”

    “所以呢?”晏拂光淡淡反问。

    丝毫忘了一开始说要去水牢的事情。

    白泷:……好吧。

    就算不去水牢,也应该有奖励的呀?

    毕竟这个妖兽可是意外之喜啊。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晏拂光,眼中的意思很是明显。

    然而这会儿还在生气的师尊却完全不理会她。

    他喝了口茶之后,拂着衣袖淡淡道:“为师上完药之后乏了,想要睡一会儿。你要是想留下的话,就在旁边抄太清经吧。”

    白泷:……啊?

    “抄太清经?”白泷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而晏拂光的神色却打破了她的幻想。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分明是立了功,为什么竟然还要被罚抄书?!

    师尊这是对她有意见吧?

    是吧?

    她刚才还替他上了药。即使他是师父也不能这样吧?

    白泷出离愤怒了。

    在晏拂光声音落下之后,表面上应了声。

    事实上心底已经开始骂起来了。各种龙骂来一串,对晏拂光简直是深恶痛绝。

    “怎么?不抄书?”

    晏拂光假惺惺的问了句,似乎有些诧异她为什么不动手。

    觉得师尊对自己有意见的白泷抿了抿唇,更加假惺惺:“师尊,您说的都对。只是我忽然想起来忘了没给今天值守的手机版给钥匙。”

    “您先在此地等等,我将钥匙还回去后就过来抄书。”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次白泷对人说“先在此地等等”了。关键是,两人居然都信了。

    晏拂光因为不知道白泷的心思,所以还真以为她是钥匙没有交接,于是便大发慈悲的点了点头。

    “也罢,你先去归还钥匙吧。”

    “为师在这里等你。”

    这小白龙对他喜欢的不得了,就连上药都与众不同。

    虽然本尊这次提醒了她下次不要这样,但是又愿意午后陪着她,想必这下又让那条小龙高兴的找不着北了吧。

    晏拂光心里这样想着,抬眸看了眼白泷,神色十分矜淡。

    白泷:……

    那您可等着吧。

    她假惺惺的告别之后,顺手就关了门。

    两个人的约,她要去赴谁的呢?

    当然是——食铁兽啊。

    是熊不好撸,还是食铁兽不够憨,她又不傻,干嘛要呆在山上抄书。

    在晏拂光第一次天真的等白泷时。

    她此时正从水牢里提出来了食铁兽,哦不,滚滚。

    这是她新取的名字。

    一人一兽在厨房搞了点盆盆奶后,滚滚等了一晚上的气就消了。

    他抱着盆子,坐在地上揉了揉胖起来的大肚子。

    “小白,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的。”

    “我表弟一直说你是个骗子,但是我不信。”

    白泷撸着熊头的手顿了顿,毫不心虚道:

    “你不要相信他,他就是嫉妒我们一见如故而已。”

    滚滚点了点头。

    “嗯,我相信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

    “所以,一见如故是什么?”

    白泷:……

    “一见如故就是我愿意把很多个盆盆奶给你。”

    滚滚懂了。

    他十分深刻的点了点头,用力的握住了白泷的龙爪。

    “你说的对,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见如故的好朋友了!”

    “好朋友今天心情不好,走,我们下山去逛街吧。”

    一龙一熊对话着:“我带你去吃比盆盆奶更好吃的东西。”

    滚滚憨憨的点了点头。

    “好啊。”

    “这是我积攒的灵石,都给你。”

    他从肚子上的毛下面拿出了一堆价值不菲的灵石,递给白泷。

    “听说你们太清宗很穷的,一点小意思。”

    白泷……猝不及防之下,感受到被侮辱了。

    虽然但是,她现在果然没有一只熊有钱就是了。她看了滚滚一眼,在确定对方是真心的之后,将灵石拿了过来。

    “你放心,我有钱一定会还你的。”

    唉,她现在已经沦落到连一头熊的钱都要骗了。

    然而滚滚却丝毫察觉不到白泷的险恶用心。在他心里,给了他免费牢房和盆盆奶的白泷已经是他熊生这么多年里唯一的好朋友了。

    两人在厨房打劫完之后就要下山了。

    只不过……白泷看了眼滚滚现在的模样。觉得以目前大家对妖兽的紧张程度,他如果这样出去的话,还没走到太清宗山门,就又得被抓回去了。

    滚滚不太懂白泷的眼神,站在原地乖乖任她看了半天。就听她道:“你这个样子比较容易出事。我们得装扮一下。”

    这个滚滚懂。

    毕竟他再憨也是知道人类都比较讨厌妖兽的。像他表弟那种更是人人喊打了。滚滚是出去和新朋友一起玩的,不能连累朋友。

    “要不我变成人形吧?”

    “你还能变成人形?”

    白泷有些诧异。

    滚滚道:“你知道的,妖兽不是你们妖族,化不了形的。不过我学过变形术,可以暂时伪装成人。”

    变形术?

    白泷一听这个就来了兴趣。

    如果能伪装成人的话,那么他们两个下山就很顺利了。

    她让滚滚变一个。

    在放下盆盆奶之后,滚滚默念咒语,下一刻,变成了白泷之前见过的执勤手机版。

    “啊,这个不行。”

    “这个手机版在宗内人缘很好的,你变成他的样子很容易被拆穿。”

    滚滚想了想,又变成了一个师姐。

    白泷立马又摇了摇头。

    她看着滚滚一脸疑惑的样子,顿了顿,忽然拿出一幅画像来。

    “这个人,看见了吧,你照着这个人变。”

    “你伪装成他,出去就没有人敢问你了。”

    滚滚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穿着黑色锦衣,面容用人类的话来说俊美至极的人。

    那幅画像旁边还有一个名字,叫——晏拂光。

    滚滚看了眼,也觉得这身皮囊不错。于是心念一动,就照着画像来了。

    白泷屏住呼吸,想要看看成果。

    等到滚滚睁开眼时,她差点以为就是师尊那个讨厌鬼在这里。

    不过下一刻,滚滚憨厚一笑就破坏了晏拂光容貌上的肆意气质,变得憨憨了起来。

    白泷皱了皱眉,又教了他几套晏拂光语录。

    “滚滚,从现在开始我就叫你师尊了,等会儿见到人的时候,你千万不能笑。”

    “保持住高冷,点头或者沉默就好。”

    白泷不放心的叮嘱。

    滚滚虽然憨,但是一直都很听话。

    听闻这话后,伸手握住白泷手道:“小白放心,我都知道的。”

    白泷将信将疑,但是想着有她在旁边,就是表现差应该也不会太差到哪儿去。

    这样想着,一炷香后,两人就走到了山门前。

    出乎意料的是,滚滚表现的非常好,简直可以用师尊本尊,天赋异禀来形容了。

    他用着晏拂光的面貌,面无表情时,整只熊的气质就出来了。

    在山门前执守的弟子本来看见白泷的时候,还想询问一下的。

    但是在看旁边的“拂光真君”立马闭上了嘴。

    “真君请。”

    两侧的弟子纷纷行礼。

    滚滚淡定的点了点头,眼神演技始终在线。

    白泷终于松了口气。

    “师尊,我们走吧。”她提醒了一句。

    那些手机版们不敢直视拂光真君,头更加低了。

    就这样,假的“师徒”两人,一路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山门。

    白泷之前直接就被大手机版的传送阵带进了山里,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呢。但好在两个人都是有法力在身的人,也不怕。

    她在从乾坤袋里取出可以定位的东西后,便拉着滚滚来到了城里。

    这时候刚是午后,正是东照城最热闹的时候。白泷两人一进去,就看到满街的人。不过和一般城镇不同的是,这里人和修士都有。

    白泷既看见有普通人卖糖葫芦的,又看见有修士在外面摆摊。

    滚滚也是第一次来到人类的城镇,看的简直眼花缭乱。

    口水都不自觉流了出来。

    嗯,你能想象到一个顶着晏拂光一样的仙君脸的人流口水吗?

    白泷沉默了下。

    不由道:“滚滚,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成熟的人了,你要学会收敛一下。”

    “怎么收敛?”

    “晏拂光”回过头来,刚张开嘴,口水就像小溪一样瞬间打湿了衣服。

    白泷:……

    算了。

    “你不用收敛了。”

    “这样就很好。”

    反正也没有人认识你,她退一步安慰着自己。

    在白泷的印象中,晏拂光是属于那种深居简出的。只有太清宗本宗的弟子才见过,其他人根本连面都不认识的那种。

    想到现在宗内弟子都因为五大仙门的事情留在宗内,白泷就放下了心,带着滚滚逛了起来。

    她先是给滚滚买了个口水巾。

    挂在了晏拂光那张叫天地失色的脸下面,又嘱咐他不要拿下来。

    看着下巴上的小白巾,滚滚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小白,这个有些麻烦。”

    白泷拉下他的手道:“你看你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不戴这个就得买新衣服,我们得省些钱玩别的。”

    “好吧。”

    滚滚被说服了。

    下一刻又道:“小白,我要吃那个红红的东西。”

    白泷转过头去一看,这不是顾春陵之前给她买过的魔鬼美食糖葫芦吗?

    想到滚滚酸出表情包的样子。

    白泷顿了顿,十分大方的替他买了一支。

    然而当她拿来了一支之后,滚滚却并不动。

    “怎么了?”

    白泷不明所以。

    滚滚不太好意思道:“小白,这不够吃啊。”

    “要不然咱们再多买点?”

    白泷:……“你要多少?”

    她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紧接着,滚滚就接过了一整个草垛子。将上面的糖葫芦全部拿了下来。

    自言自语道:“这些应该够了吧。”

    白泷……眼睁睁的看着滚滚吃了一草垛子的糖葫芦。

    试探着问了句:“你吃撑了吗?”

    “吃撑?”滚滚有些疑惑。

    “没有啊。”

    “刚才只是稍微有一点点馋而已。”

    “你放心,我会留着肚子等你带我去吃好吃的的。”

    被滚滚版“晏拂光”信任的眼神看着。

    白泷本来是想要劝他节制一点的,但是一瞬间却仿佛失了智般的头脑发昏,虚荣心膨胀起来。

    在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下,白泷豪气的拍了拍灵石包:“没事,你尽管吃,我们有的是钱。”

    就这样,两人从街头吃到了街尾。

    东照城中就出现了这样的奇景。

    一群摊贩追着两个人不停的献殷勤。

    “仙子,你看看我这个白切糕,香甜软糯,特别好吃。”

    “仙长,还有这个,这个就厉害了,鸡肉干,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还特意加了名贵的紫苏灵草。”

    “尝一个,绝对不后悔!”

    白泷:“不,我们已经……”

    她话还没说完,滚滚已经将东西全部收下了。

    那些吃的全部进了他的肚子,白泷仿佛听见了灵石流走的声音。

    白泷:……她感觉她上当了,说好的把灵石给她保管,感觉还没捂热一个时辰,就全都花出去了。

    经过一个时辰后,白泷此时已经无法保持微笑了。

    她一把拉住滚滚,制止住他不停收下美食的手,坚定道:“我累了,我们先找个茶馆喝茶吧。”

    滚滚遗憾的收回了手。

    不过随即又兴奋了起来。

    “茶馆啊,我知道,有很多香香的东西。”

    他用低沉优雅的声音说出可可爱爱的叠字的时候,摊贩的老板手抖了一下,手里的东西差点没拿住。

    但是对上“晏拂光”深沉的眼神却一句话也不敢说,一直到两人离开,才敢小声自言自语。

    “现在长的帅的人都流行这么说话了吗?”

    “不行,俺也得学一声回去和娟娟讲。”

    两人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藏宝阁的楼上,正有一人坐着。

    迦离圣僧本是今日出来办事的,他此次来东渊州,除了妖兽之事外,还欲在藏宝阁买一样东西。

    这东西只有东渊州的东照城中有。

    在处理完事情后,迦离便带着无鼎寺的弟子出来了。

    那仙草是之前预定好的,本是可以直接拿走,但是今日主事不在,迦离便多等了会儿。

    他坐在藏宝阁的二楼,正是东照城视线最好的地方。

    “主事稍后就回来,劳烦圣僧久等。”

    藏宝阁弟子上了一杯茶后小心道。

    迦离圣僧微微摇头。

    “无妨。”

    他正说着,旁边的沙弥却忽然吓了一跳。

    “咦,圣僧,你看下面。”

    “下面好像是太清宗的拂光真君和白仙子啊,他们两个怎么今天也出来了?”

    而且还兴致这么好的逛街?

    小沙弥有些疑惑。

    迦离听到名字后,指尖顿了顿,目光转向楼下,就看到白泷拉着晏拂光的衣袖,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很快没入了人群。

    是那条小龙。

    迦离目光停留在下面。

    白泷还不知道自己和滚滚竟然意外遇上了熟人。

    短短一个多时辰,两人已经成为了东照城的红人,在摆脱那些热情的摊贩后,她带着滚滚来到了一家早就打听好的平价茶楼。

    总之,只要不花很多就行。

    点上一杯茶坐上很久,也用不了多少灵石。

    白泷是这样想着的,然后因为眼瘸,阴差阳错之下,略过了之前被查到的平价茶馆,进了一家全东照城最贵的茶楼。

    这茶楼本来是只对贵客开放的。需要灵石验证才能进去。但是白泷和“晏拂光”两人实在是长的很有欺骗性。

    两人都是一身名贵的云锦衣袍,气质斐然。乍一看就让人觉得不是普通人。

    尤其是晏拂光。

    正是光风霁月,只站在那儿就满堂生辉。

    那门口接待的小二犹豫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见着他们走了进去。

    一进去,白泷就感觉到很多双眼睛在打量着他们。

    她没有理会那些目光,只想着平价的茶楼就是有许多讨厌的人。在看了眼环境还不错之后,就径直拉着滚滚坐在了楼上。

    “二位仙长,要点什么?”小二上前道。

    他手中什么也没有拿。

    众所周知,越高级的茶楼越是没有价位,这已经是来这里的人的共识了。

    然而白泷却不知道,她原本是准备点个价目表上最便宜的。然而等了半天却不见小二拿出价位表。

    不由有些奇怪。

    白泷清咳了声提醒。

    那小二还是没有动作。

    她不由微微皱了皱眉。

    怎么这平价茶馆的服务这么差的吗?

    她都提醒半天了,还什么都不拿。

    白泷正想着要怎么再次委婉的提醒。

    一旁的滚滚见她咳嗽,着急了。

    “小白,你是不是中暑了?”

    他俊美的面容上表情难看,直接道:“你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你们这儿最贵的茶拿来。”

    白泷原本是假咳嗽,这一下猛然变成了真咳嗽。

    “不,不用……”

    她话没说完,就被滚滚按住了手。

    “没事,你要是累了的话,靠在我肩膀上休息会儿。”

    白泷:……

    她真的气死了。

    算了,幸好她机智带滚滚来的是平价的茶馆。再好的茶也没有多贵。要不然……

    白泷想到这儿,心底勉强算是松了口气。

    却没想到——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了。

    ……

    一个时辰后,两人在茶馆里连喝再吃,引的小二目光都变了。

    甚至最后主事之人都上来给两人发了一个优惠的手帖。

    用了这个手帖,就能便宜十分之一。

    白泷觉得很满意。

    滚滚也高兴地打开手帖:“小白,我们能优惠一千灵石呢。”

    一千灵石啊。

    白泷露出了赚大了的笑容,下一刻笑容僵住,忽然反应过来。

    “等等,你说多少钱?”

    滚滚老老实实:“优惠一千灵石呢。”

    旁边的小二此时尽职的笑道:“二位仙长,您这次的消费一共是九千灵石。”

    “是直接灵石支付吗?”

    九、九千灵石?

    很好。

    白泷顿了顿,有些尴尬道:“你听我解释,其实是这样的,我们这次出来,忘了没带够钱,不如你让我……”

    ……

    一炷香时间后,因为吃霸王餐的两人被扣留了下来。

    “亲,不还清账不许走呢。”

    “如果没有钱的话,就卖艺吧。”

    那头晏拂光等了白泷很久,在等不到她回来时,不由皱了皱眉。

    “怎么这么久?难道是路上什么事情耽搁了?”

    他自言自语。

    又收紧了手。

    “还是再等等吧。从山上到水牢也要不少时间。”

    晏拂光一直等啊等,从中午等到下午,还不见白泷回来。不由有些起疑心了。

    这小龙该不会是逃了吧?

    他微微皱眉,想了想,目光移向旁边的铜镜。

    一阵涟漪过后,忽然之间,铜镜里的景象就显现了出来。

    他倒要看看这小龙在哪儿。

    晏拂光这样想着,拿起了铜镜。

    就看到了镜中画面一转,忽然出现了一个长的和他一模一样的人。

    紧接着,那个长的和他一模一样的人站在屏风后面,耳朵别了朵大红花,开始拍着胸口跳舞,动作十分辣眼。

    正在这时这时,他听见了白泷的声音。

    “多谢各位父老乡亲们捧场。”

    “下面我们再来表演一个高难度的自创钢管舞!”

    在她话音落下,那个戴着大红花的“晏拂光”憨厚一笑,手拂在了一边的钢管之上。

    w</p></p>
上一页      关注亚洲城      下一页
热门亚洲城: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手机版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武谪仙〕〔亚洲城亚洲城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伏天氏〕〔剑来〕〔黎明之剑〕〔玩家凶猛〕〔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
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888官方网站88tp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