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ca88官方网站

刚刚更新: 〔梦回大明春〕〔天下会员〕〔先婚厚爱:靳先生〕〔大侠萧金衍〕〔国民的岳父〕〔顶级神豪林云ca88〕〔亚洲城年代娇宠小福〕〔顶级神豪林云ca88〕〔神龙狂婿〕〔史上手机版炼气期方〕〔上门赘婿〕〔旷世神胥〕〔我成了大学辅导员〕〔神笔画诸天〕〔隋末之大夏龙雀〕〔超级狂婿〕〔写写亚洲城就会员了〕〔福满农门:妖孽相〕〔狂少归来〕〔女神的上门狂婿
长春登录      亚洲城亚洲城      搜索
我与师门格格不入[穿书] 第20章 亚洲城章
    精彩手机版·尽在·无名()

    在她说出那句话后,空气安静了很久。

    师尊的面色顿了顿,微微皱起了眉。

    白泷这才意识到自己情难自禁之下又说错话了。

    她小心捂住嘴,尽量无辜的看着师尊。

    但是出乎白泷意料的是,师尊这次却并没有罚她,只是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罢了,这次就暂且饶过你吧。”

    她正胆战心惊着,就感觉一只手轻轻拂过了她额角,那里有她之前从桌子下掉出来后磕在地上的红痕。

    晏拂光的手指修长,微微带着些冷意,和迦离圣僧完全不一样。

    白泷无辜的抬起头来眨了眨眼,虽然有些不懂师尊忽然之间改变的态度,但还是机智的没有说话。

    等到晏拂光面色好了些后,才结结巴巴:

    “多、多谢师尊。”

    算了,师尊的心思谁知道呢,反正只要不再罚她抄书就行了。

    白泷的愿望一向很简单。

    晏拂光看着她乖巧可爱的样子,心情诡异的好了些。这时候已经到了孤山惊云阁,他在收回手之后,看似不在意的嘱咐道:“以后离迦离圣僧远些。”

    “无鼎寺的都不是什么好人。”

    白泷乖乖点头,一直到走到房门口才反应过来。

    不对啊,如果连无鼎寺的圣僧都不是好人的话,那谁是好人?

    迦离圣僧可是书中舍身伺魔的人。

    不过……师尊生气的话还是不要再想了吧。反正,嗯,一条合格的魔龙就是要两面三刀的。

    白泷心里说服着自己,在关上门的瞬间就将晏拂光刚才的话给忘了。

    院子里清净了下来,一直到那条小白龙不见。晏拂光才撤下无所谓的面色,不自觉摸了摸自己刚才被亲到的地方。

    软软的,刚才的触感仿佛还在。

    他抿了抿唇,在听到脚步声后,又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

    ……

    顾春陵发现今天与师尊商量事务的时候他总是出神,眼神飘忽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不由皱了皱眉。

    “师尊昨日可是没有睡好?”

    这几日五大仙门的人都来了,在处理妖兽的事情上便更要费心,不能予人话柄。宗内实在是忙不过来,就连原本是镇守水牢的顾春陵都给拉了出来,来处理这些杂务。

    他一晚上时间捋清了几大门派这次派来的人,又将师尊昨日收回的账目核对了一遍,第二日早上这才赶来汇报。

    那些账目还拿在手中,晏拂光回过神来,轻咳了声。

    “为师昨夜与迦离圣僧下了一夜棋,还未睡好。”

    “你继续吧。”

    顾春陵看了眼师尊面上与平日无异的神色,实在很难想象出他今日很疲乏。不过作为大弟子,他还是很给面子道:“那春陵尽量简短一些。”

    然而他刚张口,就见师尊摇着扇子的手忽然停了下来,眉头紧皱着,就像是在思考什么十分重要的问题一样。

    顾春陵不自觉停了下来,抿唇微微等着,结果就听师尊斟酌了一下:“你说……葡萄和鸡腿哪个更好吃一些?”

    顾春陵:……

    他等了半天,还不见师尊有别的话,不由有些疑惑:“师尊就是为了问这个?”

    晏拂光被问的有些哑然,指尖顿了顿,若无其事的回归正题:

    “为师觉得你的安排甚好。”

    “等会儿妖兽审讯的时候,既然无鼎寺也要参与,那就让凌剑宫,药黎岛和辟业阁的人都一起来吧,免得到时候出了岔子,说我太清宗有失公允。”

    他此时又正经了起来,表明自己正在听着。顾春陵孤疑的看了眼师尊,勉强忽略了过去刚才莫名其妙的话。

    早上的汇报进行的十分顺利。

    到了太阳出来后,顾春陵已经将今天的流程给汇报完了。

    “师尊,那我就先去找白师妹了。”

    他行了一礼,犹豫的看了一眼师尊。最终转身离开。

    而殿中的晏拂光在听到白泷名字的时候,眉头松了些,过了会儿才淡淡道:“鸡腿和葡萄,有眼睛的人自是会喜欢葡萄一些。”

    “这小龙……倒是会讨人喜欢。”

    晏拂光语气微低,隐隐带了丝笑意。

    ……

    要是白泷在这儿的话,一定会告诉他想多了。自己最喜欢的绝对是鸡腿。

    葡萄什么的,对于一头龙来说完全没有诱惑力好嘛。

    像龙这种杂食动物,当然是喜欢鸡腿,茶香鸡腿,和加热的茶香鸡腿了。

    白泷早起之后,满脑子想着鸡腿,就连葡萄是什么味道都忘了。

    就在这时,有人敲了敲门。

    “师妹在吗?”

    顾春陵虽然从师尊那儿知道白泷恢复了。但是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在从大殿上出来之后,便过来看望了。

    想到白泷有可能没有吃饭,他手里还拿了早上刚从五谷堂带来的吃食。

    五谷堂早上刚好做的就是鸡腿,那香味隔着门都飘了进来。

    在顾春陵敲门之后,白泷闻着香气不自觉走到了门边,打开门后发现竟然是顾春陵。

    “大手机版怎么来了?”

    “你不是在忙水牢的事情吗?”

    白泷有些惊讶。

    似是知道她的疑惑,顾春陵笑着摇头道:“我今早才与其他师弟换了值岗,刚才向师尊禀告了些事情,正好路过便来看看你。”

    “你的身体没事吧?”

    虽然那晚白泷勇□□山熊的英姿众人都看在眼里,但是在顾春陵滤镜中,白泷还依旧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师妹。

    他眼神关怀,不免关心的看向她身体。

    这一看却有些意料之外。

    “师妹这是……突破了?”

    白泷连忙摇了摇头。

    “只是之前吸收手机版们的灵气积攒到了而已,距离突破还远呢。”

    “不过,其他人怎么样了?”

    她打开门让顾春陵进来,克制着自己不要看食盒。

    顾春陵看着她目光,哪能不知道她的心思,轻笑了声,将食盒放在了桌上。

    “吃吧,我们边吃边说。”

    白泷这才弯着眼睛松了口气。

    ……

    一炷香时间后,白泷吃了一整只鸡,肚子里十分满足。

    “话说,在我恢复的时候,手机版们的蛊毒都解了吗?”

    她打了个小饱嗝,想起了正事。

    昨天师尊说,这蛊毒是通过毒来控制人的。她这个蛊王身上的毒解了,其他人应该也就没事了。

    白泷毕竟化作了蚊子这么多天,还是很关心这件事的。

    顾春陵早知道她要问这个,告诉她已经解决之后。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怎么了?”白泷后知后觉的动作顿了顿,有些奇怪。

    这是什么眼神?

    就在白泷疑惑时,顾春陵看了她许久,忽然道:“我发觉小白还是很关心手机版妹的。”

    “……所以”他顿了顿道:

    “在龙宫时说没朋友果然都是假的吧?”

    白泷:……啊?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她一脸懵然。

    顾春陵却忽然笑了起来。

    “小白果然是刀子嘴豆腐心的。”

    忽然喜提刀子嘴豆腐心的白泷顿了顿:“手机版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

    她只是无法直视那些长的千奇百怪的手机版们而已。

    长久看着这样的人,你难道不会觉得辣眼吗?

    然而她的话没有说完,外面的长钟忽然响了。

    这是太清宗每逢大事之时,用来传召弟子的门钟。

    顾春陵看了眼时辰,便知道要开始审问妖兽了。

    他回头看了眼白泷。

    “本来还想再多说会儿的,我们还是先过去吧。”

    好吧。

    白泷只好咽下口中的话,点了点头,想着下次一定要将误会解释清楚。她眼神坚定着,将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和顾春陵一起驾起了云。

    两人过去的时候,宝华太清殿上已经站了不少人。

    白泷看了眼,都是昨日见过的长老之类,甚至今日迦离圣僧也来了。

    他与凌剑宫的衡将剑君同排坐着,神情淡淡。

    白泷站在底下真传弟子群里看了他一眼,结果就被对方捕捉到了。

    迦离圣僧握着佛珠的手微微顿了顿,抬起眼来,正好与那小龙的视线对上。

    “圣僧好。”

    想到昨夜圣僧主动替她解围,白泷还是主动用口型打了声招呼。

    弟子与长老们隔得很远,她表情灵动看着白衣僧人,倒是叫迦离唇边不自觉弯了下来。也淡淡冲着她的方向点了点头。

    两人这番互动原本是没有人看到的。倒是押送妖兽,一直站在旁边的季修注意到了。

    他目光微微顿了顿,也望向了小白龙。

    白泷和迦离圣僧打完招呼,刚要收回目光,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季修。

    季修今日一身传统的太清宗道袍穿在身上,清清冷冷。他一句话也没说,却目睹了白泷与迦离圣僧互动的全过程。

    此时挑眉看向白泷的目光十分意味深长。

    白泷忽然感觉浑身一冷。

    怎么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呢。

    好在在她预感实现之前,掌门与执山真君还有她师尊都来了。

    那山钟连响了三下。

    鸣夷真君目光扫了眼台下,声音顿了顿:“今日因妖兽私藏禁术意图造反一事,五大仙门齐聚。”

    “本座便与诸位圣尊一起审讯,凡在座者,皆可见证。”

    “来人,将妖兽黑山熊与虎鹿带上来。”

    在他话音落下,那两个之前在后山天峡兴风作浪的妖兽,就被一盆水泼醒提了上去。

    ……

    接下来的审问就很流程了。

    鸣夷真君在问了几句,得不出答案之后,便用眼神示意季修上前。

    “搜魂吧。”

    晏拂光淡淡道。

    季修看了白泷一眼,领命后,便走到了黑山熊面前。

    “最后一次,说还是不说?”

    黑山熊自是要紧牙冠,只恨恨的盯着他。

    季修见此也不再废话。

    他主修业火,焚尽万物。这搜魂之术在他手中便有如心魔,能激发人隐藏在深处最深的恐惧,叫对方不自觉打开记忆匣子来。

    黑山熊因为浑身被绑,挣扎不得。

    在季修凤眼看过来时,怒吼了声,然而下一刻,就感觉自己置身于了一片地狱场景之中。

    业火烧灼着他的皮毛,一寸一寸的似乎要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黑山熊不停怒吼着,但是记忆的匣子却没有打开半分。

    这畜生难道不怕吗?

    季修皱了皱眉,闭上了眼。想要谈谈这黑山熊最害怕的是什么?

    他化为业火灵力顺着构建的场景游走,忽然,画面一转。

    那咆哮声忽然停了下来。

    这是……黑山熊一生中最害怕的时刻?

    季修进入他识海,下一刻就看见了被摔过来的庞大身躯。

    像是不久前的场景重现。

    一只娇小柔弱的蚊子,甩着尾巴,将黑熊一次又一次的打上了天。

    季修:……

    他心中难得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退出识海后再看向黑山熊时,目光已经变了。

    一刻钟后。

    黑山熊与虎鹿跪在地上,一五官方网站的将禁术是怎么得来的都说了。包括他们是如何联系外界的,如何与对方做交换的。

    “方生,这是何人?”

    鸣夷真君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皱了皱眉,有些诧异。

    却见一旁无鼎寺的长老与迦离圣僧脸色都微微变了变。他见状,斟酌了下问:“这人赵长老认识?”

    晏拂光目光顿了顿,从妖兽身上收了回来道:“据我所知,近来一直活跃在五州边界的血声宗宗主就是叫方生。”

    “我座下弟子顾春陵也曾多次围剿过这邪教,只是终究叫他漏逃了。”

    话已至此,无鼎寺的长老就是想不说也不行。

    众目睽睽之下,他只能皱眉冷声道:“这血声宗宗主方生确实与我无鼎寺有关。”

    “他……”

    他顿了顿:“他曾是无鼎寺上一任的佛子。”

    无鼎寺上一任的佛子?

    众人都被这句话惊呆了。

    无鼎寺的佛子怎么会自己开创邪教,还和天峡内的妖兽勾结?

    衡将剑君面色难看,刚准备说话。

    便听一直没有说话的迦离圣僧开口了。

    “方生亚洲城年前已经叛出无鼎寺,于此同时,我寺密宗便起了场大火,如果真是他的话,这禁术的来源便可以说的清了。”

    他说到这儿便看向了下面。

    太清宗掌门立刻会意。

    后面的事情已经不是普通弟子能够听的了,审讯妖兽是一回事,如果涉及到五大仙门内部的辛密,便是另一回事儿了。

    在他清咳了声后,顾春陵便出来道:“既然此次审讯结果已出,那弟子便先带这妖兽下去了。”

    “甚好,你们都先退下吧。”

    鸣夷真君赞赏的看了眼顾春陵,算是同意了他的话。

    白泷也明白了过来。

    下面的话不是她们能够听的了。

    唉,小弟子就是这点不好。

    白泷微微皱了皱眉,心里其实对下面的真相好奇的不得了。

    所以说,黑山熊是从无鼎寺上任佛子手中换来的禁术,而无鼎寺上任的佛子就是她口袋里的那个满脑子骚话的血声珠?

    这还真是意想不到。

    白泷完全没有想到那个骗自己的珠子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无鼎寺上任佛子,不出意外的话,熬个千八百年可是能够成为宗主的啊。

    这兄弟到底是哪里想不开,居然跑出来自己单干。

    还创业失败,搞了个洗脑邪教,赔的倾家荡产的,现在被在大殿上供出来。

    大概还要面临……追债吧?

    一想到这儿,白泷看向乾坤袋的目光瞬间不一样了。

    不过,这好像是个立功的好机会啊……

    然而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就被白泷不甘心的否定了。

    因为她突然想起,这家伙好像还知道她叫龙日天。

    唉,早知道当初不告诉他自己的艺名了。白泷表情又失望了起来。

    旁边手机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看见白泷表情一会变一个样子不由有些担忧。

    “白师妹,你在想什么?”

    今日是他俩值守,这时候去往水牢的路上只有他们两个。

    “哦,没事,只是忽然失去了很多钱而已。”

    白泷回过神来,勉强微笑,又强撑着黯然道:

    “没事的,我们走吧。”

    啊?失去了很多钱?

    同行的手机版愣愣的点了点头。

    只是心想着,白师妹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啊?要不明日还是告诉手机版叫白师妹多休息一阵子吧。

    看样子白师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都是在强撑呢。

    他这样想着,对白泷更加照顾。

    在执勤的时候,给了她昏迷过去,更易看守的黑山熊。

    那手机版在另一边守着虎鹿,白泷将灵匙挂上之后,找了个小板凳坐在了水牢门口。

    那黑山熊今日刚被搜了魂,还没有清醒过来,白泷看了眼觉得没有什么危险性,就靠着栏杆睡了过去。

    也许是变成蚊子当初耗费的精力太多了。

    她一下子睡到了后半夜。

    直到被一阵琐碎的声音吵醒。

    有东西叮叮当当的,像是砸锁。

    白泷眼皮往下坠,听到声音后慢慢醒了过来,在黑暗中看向了水牢里面的阴影。

    “有人吗?”

    她试探着问了句。

    白泷原本以为不会有人回答了。

    结果却听见一道声音传来:“没有人。”

    白泷:……这是什么沙雕操作。

    没有人会有声音吗?

    “你是谁?”感觉这人智商不高的样子,她又问了句。

    结等了会儿,就听见了那边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是黑山熊的表兄,食铁兽。”

    “兄弟,你们这锁子还挺坚固啊。”

    w</p></p>
上一页      关注亚洲城      下一页
热门亚洲城: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手机版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世子很凶〕〔武谪仙〕〔亚洲城亚洲城从游戏开〕〔超神机械师〕〔柯学验尸官〕〔大周仙吏〕〔伏天氏〕〔剑来〕〔黎明之剑〕〔玩家凶猛〕〔海贼之苟到大将
  sitemap
betway必威体育app官网国际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888官方网站88tp88